71.兜率悦张无尽

张无尽将见悦公,悦云:“吾当深锥痛札此人。”或谓诸官人多喜承顺,恐恶发。悦云:“我不过退院而已。”因尽力逼拶,无尽由此了悟。愚谓悦公妙手陶铸,其贤固不必论,而无尽委身知识,穷参力究,终得发明,真士大夫学道之模范也。

【注释】

①张无尽:即北宋宰相张商英。蜀州新津(今四川崇庆)人。字天觉,号无尽居士。自幼即锐气倜傥,日诵万言。一日入寺见藏经之卷册齐整,怫然曰:“吾孔圣之书,乃不及此。”欲著无佛论,后读《维摩经》有感,乃归信佛法。元佑六年(1091)曾谒庐山东林常总禅师,获其印可。并与兜率从悦、晦堂祖心、觉范德洪、真净克文等禅僧为友,尤与圆悟克勤禅师过从甚密。著有《护法论》一卷。

②悦公:北宋兜率从悦禅师。江西赣州人,俗姓熊。幼依普圆院德嵩禅师出家,后参宝峰克文禅师而得法。师学通内外,能文善诗,率众勤谨,远近赞仰。谥号“真寂禅师”。

③深锥痛札:锥,一种锐利工具。札,以针刺的意思。比喻对症下药。

④退院:禅院住持之隐退。或称退居。依《敕修百丈清规》载:住持若年老有疾,或心力疲倦,或诸缘不顺,宜自知隐退。

【译文】

张无尽居士将要入山拜见从悦禅师。禅师得知后说:“我当深锥痛札此人。”有人担忧地劝禅师道:“许多做官的人都喜欢受人奉承附和,你那样对他,不怕他大发脾气,惹出麻烦来。”从悦禅师说:“我至多不当住持罢了,还能把我怎么样?”及至见面,从悦禅师即对无尽居士施加种种追诘逼问。然而无尽居士恰恰就是在这种情形之下了悟的。我认为悦公真是陶铸妙手,他的贤明固不必论,而无尽居士能纡尊降贵地委身于善知识,对禅理穷参力究,终得发明,真可以称得是士大夫学道的模范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