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忏悔的准备

庄严道场 庄严自身

今天我们继续来讲课。忏悔要具足的仪式就是要庄严道场和庄严自己,这节课就是谈怎么来庄严道场、庄严自己。其实要庄严道场,在家人有一定的难度,大部分人居家狭仄,他没这个条件。拜忏最好的场地就是三宝地,就是到寺庙里去。寺庙在建设的时候,就是为了庄严三宝,大殿盖得金碧辉煌的,佛像也用的最标准、最殊胜的,供品供具都是用最好的。所有的殿堂楼阁,供佛物品,都是倾大众之力,共同铸就的。而且寺院人员清净,不吃酒肉,没有荤腥,大家修行清净,不做杀盗淫妄,所以寺院是拜忏最殊胜的地方。

当然我也并不是完全否定居士在家拜,这里只是抉择一下地方的优劣。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一颗虔诚的心,如果你的心足够虔诚,在家里把佛堂庄严一下,也是可以拜的。最好专门安排出来一个房间,全部收拾干净,杂物全部清理出去,然后只摆佛像,四周要摆上香花、水、水果、饮食供养,还有旃檀妙香、酥油灯、电灯一类的。如果再有能力的,还要悬挂幡盖、宝幢,再就是衣服、宝钵、宝塔、琉璃七宝等各种供养,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安立一个道场了。也不能像有些人一样,去截一块十块八毛的黄布往桌子上一铺,然后放几个粗瓷大碗,摆几个塑料花,买一些便宜点的水果摆上就好了。这样的话,恭敬心是不足的。除了很穷的人家,这样简单地整一下还情有可原,若是稍有能力的人,庄严佛堂的话,确实要从腰包里实实在在地放点血才可以。你想想啊,佛乃万德庄严,舍弃尊荣的太子之位,你以为佛陀会贪着这些供养吗?这是你要请佛来证明求忏悔好不好,是你自己要求福的呀,前面也说过,你求忏悔一定要用真诚的心、郑重的心才可以啊!

求忏悔,你要广兴供养,要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多去摆点殊胜的,你要买上妙檀香,这是代表你的戒定之力呀,这是代表你的精进无染,香是表法的。你去买些化学香,不但对自己身体不好,供佛的话也有罪过。买供品买水果,你要买大一点的,漂亮一点的,你到佛前供养,这个缘起就非常好,福报就很清净,不要为了价钱便宜就买一些不好的水果。当然你也不要供一些有特殊味道的东西,比如榴莲,这个东西气味很大的,有的人喜欢,有的人就很难受。如果再点上一种藏香,藏香配榴莲,这个味一般人还真是享受不了,这样就影响拜忏的质量。最好的就是用上妙的檀香或者是沉香,因为这个香本身就有清净鼻根的功德,闻了以后可以让人心神安定愉悦。这就是说你的供品一定要是好的。如果你供养佛陀还悭吝无比的话,那你要灭罪求福,这是很难的。我们是要舍弃小财、舍弃自己这么一个悭贪心,向佛来求忏悔,来广兴供养,这是为了让你培福的。而如果你福报不足,你想开悟、想成就也很难的,这个我们要知道。

我们来看一下《楞严经》上,安置楞严道场时怎么说的:“佛告阿难,若末世人愿立道场,先取雪山大力白牛,食其山中肥腻香草,此牛唯饮雪山清水,其粪微细,可取其粪,和合栴檀,以泥其地。若非雪山,其牛臭秽,不堪涂地。”就是说你要在这个地方安立道场,首先你要找一头雪山大白牛,要找那种身体健壮,没有疾病的大白牛。让它吃山中的肥腻甘草,就是吃那些非常清净没有污染的嫩草,而且还要让它喝雪山源头最清净的水。如果去过西藏都知道,那个水呀,真的是太清净了,清澈见底。白云在高山上,天空碧蓝碧蓝的,草碧绿碧绿的,简直像是世外桃源。然后用这种大白牛的粪和上旃檀粉来涂地,就可以清净这个道场。

佛陀特意强调了一下,如果不是雪山的大白牛,没有达到这个标准,千万不要用来涂地呀,因为这个粪太臭了,要是涂完地,反而是污染了道场了。你看我们寺外也有很多牛,出去散步的时候,跟在它后面走走,“嘭”拉一坨牛粪出来,那个牛屎又脏又臭的。为什么?你看他每天吃的东西,都是一些饲料,饲料里掺了各种各种的化学药品,甚至还有死鱼死虾的。它每天被关在牛圈里,那个牛圈是非常的脏,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地方,有些农民也懒得给它清理。而且那些牛病病殃殃的,估计肠胃都不咋地,每天还要给主人干活,还要挨打挨骂,心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,你说它的粪能不臭?这种粪是无法涂地的。所以这个条件我们是做不到的,不过做不到也没关系,有条件的道场在建设大殿的时候,可以用清净的水洗砂和上檀木粉也一样的。

再就是“穿去地皮五尺已下,取其黄土,和上栴檀、沉水、苏合、薰陆、郁金、白胶、青木、零陵、甘松、及鸡舌香。以此十种细罗为粉。合土成泥,以涂场地。”再就是,最好是掘地五尺,把黄土取出来,用十种香磨成粉,和在土里,然后再填回去,这样这块地才算是清净,才可以用来盖佛殿。周围呢?还要设立四大天王,设立鬼神的、护法的像,还要安立种种的香华缨络……如果真的要如法的庄严一个道场,是不容易的。

当然我们实在做不到像经文上说的这么如法、这么清净,那你最好到寺庙里去。寺庙在开始选址建设的时候,多多少少也是做了很多这方面的工作。尤其是盖大殿的时候,也会先把地下秽土挖掉,再放上七宝、香料,还有僧人来洒净。所以拜忏的话,寺院为首选。如果没有这个条件,亲近不了三宝福地,那你就在家里。在家里,单独找一个房间,铺上新的地毯;如果用瓷砖的话,就用新的抹布和拖把擦干净。这个必须是新的,或者你擦脸的才可以;擦脚的,擦手的,拖其他房间的都不可以。

还有就是自己一定要换洗干净,穿上新净的衣服,斋戒清净。我以前写过一篇小短文——《佛教修法之禁忌事宜》,我简单总结了一下,就是说:“若有念佛、诵经、持咒之行者,当杜绝口业。”就是口业清净,不能说一边拜佛,一边还来个电话:“喂喂……我先接个电话,我在拜忏,我在拜忏,你呆会儿再打。”你这样不行,手机要静音,或者调成飞行模式,以免别人打进来没人接,让人生烦恼。拜忏了,就要安心,其余的大小事情,全都要放一边。我以前经常讲,拜忏的时候,一定要选择一个安静的合适的时间段,不要耽误工作。而如果在家的居士,在拜忏的时候,确实有客人来了,那么就先招待客人,不要在那里继续装修行。拜忏的缘分消失了,就先忙现前的事情。当然你也不要怪别人冒然造访,世间有很多的事,都是人算不准的。这是讲杜绝口业。

“不可散心杂话,不可昏沉掉举。”以前在佛学院,有的法师在讲课的时候突然停下来,为什么?他看到有人在睡觉,他就没兴趣讲了:“好,你们自己看书。”要么这个法师讲一半,本来一开始讲的时候还是兴致勃勃的,后来他越讲就越没劲,最后就给我们敷衍一下就走了。等我自己讲法的时候,我才有体验,你在为大家辛苦讲课,他在那儿睡得不亦乐乎,你就没有兴趣了。后来我想,也不能一两个人不认真听,就不讲了,所以我就对着那个听得很认真的人讲,他的反馈也很欢喜,我也很欢喜,这样就一举两得了。我们要知道,拜忏你昏沉掉举的话,就有口无心了。如果实在累了,就去睡会觉,养足精神了再拜,如果就是懒惰的话,就要克服一下。佛陀想当年呵斥阿那律尊者:“咄咄何为睡,螺蛳蚌蛤类,一睡一千年,不闻佛名字。”被佛一骂,阿那律尊者再也不敢睡了,甚至是一周内都不合眼,最后把眼睛都熬瞎了。现在人罪障这么重,一天到晚在生病你怎么办?这个时候,就更要好好忏悔罪业才可以啊!

再往下“当端身正坐”,这是清净身业。以前有个法师,叫慧恭法师,他是隋朝的,在周武帝废佛法之前,他打算出去参访,寺中他的同行叫慧远,不是我们慧远大师那个慧远,他也打算去参访。大概过了三十年,两个人又见面了。当慧恭法师见到慧远以后,发现他是辩才无碍,言如泉涌;但这个慧恭还是什么也不会讲。然后这个慧远就很失望地看着他:“你呀,你看看咱俩离别这么多年,今天相聚非常开心,咱是修道人,看你这三十年都不好好地学习佛法,一点都不会讲。”然后慧恭法师就说:“其实我也修行啊。”“你会修啥呀?”“我会念一部《观音经》。”这个慧远就生气了:“你呀,这个小孩都会念的,你想想咱俩以前在寺里的时候,约定要好好修行,争取早日证悟,现在三十年过去了,起码我学了不少佛法,你却只会念一部经,你这个人太懒惰了,告诉你吧,我现在要跟你断交。”

你看这个慧远法师还是很有道心的一个人。但虽然他这样说,慧恭听了也不生气,他就说:“这个经卷虽然很小、很短,但这是佛亲口所说,你轻慢它是有无量罪过的。你先息怒,你先听我给你诵一卷经,咱俩再断交。”然后慧恭就开始要诵经了,他就先结坛,庄严道场,穿袍搭衣,对三宝是毕恭毕敬,全部整理好后,就升到法座上。到法座上就开始唱经题《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第二十五》。当然这个公案没有提是念哪一部观世音经,最早的时候《观世音菩萨普门品》这一品也单独流通,也称为《观音经》,就全当他在念《普门品》吧。

当唱经题的时候,他刚一念,这个时候异香满室,天女散花,当他开始念经文内容的时候,美妙的天乐就响起来了,然后天花,“哗哗”都洒下来了,仙乐缭空,异香飘满。当时慧远就看傻了,什么都不会说了,然后慧恭一下座,他就“咵”跪在他面前,忏悔流泪——幸亏慧远他广学经典,他知道轻慢法师了。他说:“哎呀,我慧远犹如臭秽的死尸呀,竟敢于光天化日之下,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,你老人家要大慈大悲呀,你要给我赐教呀,我太愚昧了。”这个时候,慧恭就告诉他说:“这不是我的本事,这实在是诸佛的力量加持。”说完他就作礼而去了。这就是我们经常讲的一句话叫什么,能说不能行,不是真智慧,你光讲法讲得头头是道,你自己受用方面毫无功德,你去给人家念经,是没有力量的。就像有些人也是发了菩提心,但其实行为总是堕在小乘上,这都是在自欺欺人。

就是说选择寂静处所,“专一念诵,方可获得最大效验,正所谓杂语念诵一月,不如禁语念诵半日。”散心杂话你念一个月都不如老老实实念半天。“又大乘经咒乃诸佛菩萨全体悲心之方便妙用,一切如来爱护众生犹如独子,故若是杀生食肉之人,虽然持诵经咒,然由于缺乏慈悲心故,功德微弱,难以成就。”这就是说,佛菩萨宣说的这些经咒都是从大悲心体里流露出来的。若没有大悲心,为什么来宣说这些经咒来利益我们?我在讲皈依的时候我都讲过,佛菩萨为了利益我们,来度化我们,完全是由于无缘大慈、同体大悲的力量,来度化跟他一样同有觉性的这些众生,他所说的经咒全是大悲力用,佛陀爱护众生就像是爱护他的独子罗睺罗一样。那你说你要杀生食肉,然后再去念佛说的这些经咒,那么你的慈悲心太弱了,那么你就显发不了这个经咒的全体妙用,所以现代很多人念咒作用都很小。

“又修法之人,若食用葱、蒜、韭等荤菜及喜好饮酒、抽烟者,身口臭秽,熏及三宝,此实乃大不敬,亵渎佛神,此非但功德微弱,而且兼有罪过,不可不慎。”佛在《楞严经》上讲:“如是世界食辛之人,纵能宣说十二部经,十方天仙嫌其臭秽,咸皆远离;诸饿鬼等,因彼食次,舐其唇吻,常与鬼住,福德日销,长无利益。是食辛人修三摩地,菩萨天仙、十方善神不来守护,大力魔王得其方便,现作佛身来为说法,非毁禁戒,赞淫怒痴,命终自为魔王眷属;受魔福尽,堕无间狱!”所以不能吃五辛,以及臭秽的东西,否则熏及三宝,罪过无量。“又荤菜之类,生吃增长嗔恚,熟吃增长淫欲。”我们修行人本来是要断离贪嗔痴的,吃了荤菜容易增长贪嗔痴的,所以不能吃。然后“烟酒则气味辛烈,乱人心性。”这个抽烟喝酒的味也极其难闻,尤其是我自己不抽烟不喝酒,我跟这样的人聊天,隔得近了以后,就会被这种烟酒的气味,熏得恶心。而且酒还会乱人心性,把你心性迷乱了,不容易得定,还容易造恶,让人失去廉耻心。“皆令人难为法器,不堪入道。”如果你具备这些行为,是不堪入道的。

“又诸行者,若专为自身利乐故修持佛法,虽可满足所愿,获得利益,然因缺乏广大菩提心故,如用摩尼宝珠,换取馊饭糟糠,此实乃因小失大。”就是你虽然为了自己的利乐修持佛法,当然也能满你所愿,但是你缺乏菩提心的话,就像是拿了一个什么都能变出来的摩尼宝珠换了一碗馊饭,这个是因小失大。菩提心就像是放大器一样,可以让你所有的善业增长无数倍,因为菩提心摄持的力量,行善的对境是无量无边的,行善的时间是无有穷尽的,那么这个果报也是无有穷尽的。所以修行人应该知道,“唯有三业清净,真诚慈悲,避诸禁忌,发大菩提,为一切众生同得安乐故,修持佛法。”这样才能获得佛法最大实益。

然后“行者修法之加行,当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去行持,若缘分实在不具足,亦不必强为之。”这就是后话了。因为佛法的修行,针对上中下不同根机的人,都有开缘不同,你实在做不到,那你起码要沐浴更衣,念诵修法前必诵真言,通过密咒真言的加持,让身心来清净。“若条件具足者,切不可肆意而为。”但你若其实是完全有能力具足这些条件的,那么就不能肆无忌惮。“不净身口,不洁饮食,妄谓念诵清净真言即可,此亦愚痴之见,望行者谨慎而为,勿取巧也。”就告诉你,你如果是能够这样去作,但却因为懒惰放逸,而不去做,那这种人是愚痴之见,肯定是有轻慢三宝的罪过,也得不到大利益的。

清净三业 事理圆融

今天接着上一节课来讲,上节课讲了道场和个人事相上的庄严。道场一定要是清净庄严的,最好去寺庙里,寺庙里没地方,或者没有机缘到庙里去,就在家里找一个单独的房间,把佛像供起来。最少要上五供啊,有能力的可以广兴供养。如果家里实在没条件的,也要找一个清净的角落,摆上供品,恭恭敬敬的,这是实在没办法的办法。若是有办法就不能退而求其次,这个大家一定要明了。

个人而言就是要清净身语意。清净身业,在诵经、礼忏以前一定要先洗澡、刷牙,实在不能洗澡的话,也得用毛巾擦一下,或者身上没有异味才可以。进到佛堂里一定要换上干净的衣服,有能力的就从里到外全部换,没有能力的就只换外面的衣服,穿得要干净整洁。

佛陀还讲过上完厕所最好要洗净的。什么叫洗净?就是大小便处要用清水洗干净。洗的时候最好要用温水,洗完以后,要把手用肥皂或洗手液最少要洗两三遍,不能只洗手指头,整个手心手背都要洗。去年我去印度,印度人厕所里都有一个水龙头,是专门洗净用的。

有些良好的规范,出家人能够做到的,在家人也要尽量去做。要向师父们去学习,要随学比丘的行持,你才能更好的与佛法去相应。因为大乘比丘,他所持的律法是非常精严的,是非常接近于圣贤的行持。所以说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,要求受五戒、八关斋戒,再就是出家受十戒、具足戒。在家人最好能受六重二十八轻的菩萨戒,或者四重四十三轻的瑜伽戒,如果是条件具足的居士,也可以受十重四十八轻的梵网经菩萨戒,这样才能够更接近于佛道。佛陀在《梵网经》上讲:“众生受佛戒,即入诸佛位。”我们戒法的精严象征着我们在佛道上是不是能够稳健地行走。你是一个薄地凡夫,是个因位上的菩萨,是不能离开戒律的。

如果你没有洗净就去礼佛拜佛了,在律上会兼有罪过。洗净的时候,有的人尿频不能经常洗,那你一定要用卫生纸或者湿巾擦干净才可以。而且这个律仪你持得好也容易庄严佛法,让别的众生对佛教有信心。他们觉着出家人、学佛的人都很清净、很讲卫生。

我记得在律藏上有这么个公案:一个外道非常嫉妒佛教,他看到佛教的僧团清净庄严,又有威仪,非常令人赞叹。他想:“我得想个办法,抓住他们的把柄宣扬一下,给他们搞搞破坏。”后来他想了一个办法就是,偷看出家人上厕所,他认为这个时候肯定有不如法的地方,出家人会在那瞎搞。后来他就偷偷盯上了舍利弗尊者,看舍利弗尊者怎么上厕所,这个时候舍利弗尊者一切都按戒律威仪去做——怎么选择一个好的、隐蔽的地方啊,怎么先解衣呀,怎么蹲下呀,然后目不斜视,不做怪声,上完厕所怎么去洗净啊,洗了以后怎么如法地穿上衣物啊,再怎么清洗自己的手啊。后来那个外道看完以后就被感染了,他发现原来沙门释子上厕所都如此的具足威仪,他们对自己的要求都如此的高,那么这个肯定是圣贤之道了,后来他也加入了僧团。

这个如法洗净,不仅是威仪的问题,而且对我们的身体也很有好处的。我记得在佛学院读书的时候,我一个同学,以前也是同桌,他长痔疮,长痔疮很难受,后来他问一个法师:“法师,长痔疮怎么办?”法师说:“你是不是不洗净啊?以后你洗净一段时间试试吧。”后来他就按师父说的每天去洗净,过了一段时间他跟我们说,痔疮好多了。因为水有清凉的作用,水性平凉,经常清洗这些疮毒,也会好一点,而且还可以去除细菌。尤其是那些湿气重的人,上完厕所根本是擦不干净的,必须要用清水洗一下才可以,甚至是用一块肥皂洗洗才好。

以前有法师也提醒过,冬天或者天气特别凉的时候,或者身体特别寒的人,不要用凉水洗,用冰凉的水对身体不好。在洗之前,最好找一个净瓶,找一个结实一点的饮料瓶,冷热水都接一点,用温水洗净。如果不洗净,或者是洗完净手不洗干净,就诵经、念经、持咒,这是身业不净,会兼有罪过。

我再讲一个公案:古代有个法师叫智超法师,他是宋哲宗元佑年间的,是四川的一个法师。他平常精进地读诵《华严经》,读了三十年,突然有一天他见到一个相貌清净的童子,非常庄严、非常端正,来了以后向他拱手作揖。智超法师就问他:“你从什么地方来的呢?”童子就说:“我是从五台山而来。”法师就问他:“你为什么这么大老远跑我这里来?”童子就告诉他:“我有点小事想指点指点你。”法师虽然觉得这个小孩说话有失恭敬,还指点指点我,但是这法师诵经三十年也是个老修行了,不跟他计较,也不以为意,就跟他说:“哎呀,那我是很愿意听闻的,请大德指点我。”这个童子就非常坦率地说:“法师啊,你平常诵经固然精神可嘉,但是你有过失。”智超法师问:“什么过失呢?”童子说:“就是你在登厕所洗手的时候,触水淋手背,没有用灰泥来把它搓干净,因为这个因缘你的触秽尚存,然后礼佛诵经全部都得罪诸佛菩萨,而不知道。”说完以后这个童子不见了。

什么意思啊?就是说,智超法师上完厕所洗净后,洗手的时候,只是用水淋一下手背就完事了,没有用灰泥搓干净。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没有用肥皂反复的洗干净就完事了,所以就有很大的罪过,但是他自己还不知道。我们看童子说这段话的意思是什么呀,就是说法师这么精进的诵经,但是手洗不干净就去诵经拜佛,有非常大的过失还不知道,他特来相告啊。智超法师当时很惊讶,转念一想:“这有可能是文殊师利菩萨来点化我的呀!”我们称文殊师利菩萨叫文殊童子嘛,他又是从五台山来的,智超法师诵《华严经》,感召文殊菩萨来特别提携。这就说明什么呢?就是手没有洗干净就去诵经,因此得罪诸佛菩萨。当然佛菩萨并不是怪罪于他,是说他因为不恭敬法宝的因缘他获罪了,不敬三宝啊!我们要知道这个法宝的功德是太不可思议了,我们是不能随随便便的。现在有些人,将这个经书乱丢、乱摆、乱放,不识圆顿,不知权实,不知半满,随便摆放,这样也是有极大的过失的,大家要注意啊!

保宁勇禅师曾经写过一个看经的警策文,他说:你看经要净三业,三业无亏,则百福俱集。也就是说你身语意三业无亏,所有的福报都能获得。身业就是要端身正坐,如对圣容;口业就是口无杂言,不要嬉笑啊;意业就是意不散乱,屏息万缘,你不要胡思乱想,这都散念啊。散念就是说我们坐在这里没有入到禅定状态之中,我们的心没有心境不二,没有做到全佛即心,全心即佛,没有达到这种境界,才叫散念。而不是说你天天散心杂话,一边干活,一边游玩叫散念,这样就很散乱了。

保宁勇禅师说:“内心既寂,外境俱捐。”内心非常寂静,不再被外境扰动。“方契悟于真源,庶研穷于法理,可谓水澄珠莹,云散月明。”这才能水澄珠莹,事理融合啊。

恭敬法宝 注重事相

普润大师也讲过:“雪山大士,求半偈而施身;法爱梵志,敬四句而析骨。久沉苦海,今遇慈航,秉志竭诚,採经集论。宜安像前,烧香礼拜。息尘劳之杂念,游般若之法林。”也就是说想当年释迦如来行菩萨道时,为求半偈而舍身,在作为雪山大士求道的时候,当时罗刹鬼说了个偈颂,就说了前半句,后半句不说了。为什么?饿呀。“法师你把你的命舍给我,我就给你说。”法师跟罗刹鬼说:“只要你跟我说,我就把命舍给你。”雪山大士为求半个偈诵,就把身体给舍了,对不对?

还有《华严经》上讲毗卢遮那如来,从修行以来析骨为笔、刺血为墨、剥皮为纸,书写经典。还有《法华经》上《提婆达多品》,智积菩萨说:“我观释迦如来,三千大千世界,乃至无有如芥子许非是菩萨舍身命处。”我发现三千大千世界,没有像草籽这么小的地方,不是如来没有舍过身的地方。如来为了利益众生,为了庄严佛土,为了广学三世佛法,真的是难行能行,难舍能舍,久远劫来勤勤苦苦,不就是为了让我们看到这些经典吗?那你还对它这么轻慢,你说你能获得利益吗?如果身心不清净,还妄谈圆融,这是有罪过的呀。

我记得以前一个公案:一个出家人到大殿里上殿,他的体毛,大概是腿毛太多了吧,一根体毛就掉到大殿里,这个大殿里专门有个护法神把他这根毛发捧到四十里外扔掉。“唰”一下,出门就四十里,这个鬼跑得快,一些鬼神比人的能力要大。回来他就呵斥那个法师:“法师你这么不恭敬佛地呀,你怎么能够这么轻慢?” (此公案忘记出处,故仅供参考。因为当时印度的沙门是没有裤子可以穿的,体毛的问题,可能更加注意。这里对大家穿裤子扎腿的要求,是属于随方建议,而讲这个公案目的,也是为了告诉大家,到三宝地来修行,一定要虔诚恭敬。)这是一个如法的道场,还有这么负责任的护法神。现在很多地方,很多道场,都没有有威德的护法神护持了,就是因为现在人的心非常轻慢啊,已经很烂了,也没法护持了。所以说为什么佛教的出家人或者在家人上殿的时候要紧束衣身,把衣服啊,尤其是裤腿啊要绑起来,就是怕你身上的毛发掉到大殿里,掉到佛地上,这样不注意的话,会有罪过的。修行就是要庄严道场,清净自身,向伟大的佛陀来致敬,这样你的心才能入道,否则散散漫漫是不可能的。

紫柏尊者说:“不辨半满,忽略内外,凡所生处,于般若种永不清楚。”你放经典的时候,不辨半满,这是半字经,这是满字经,就随便放。把《地藏经》放到《金刚经》上面,把《金刚经》放到《法华经》上面,这个可以吗?这个不可以的呀,这是不辨半满。最高处的绝对是《妙法莲华经》,这是诸经之王,纯圆独妙的;法华类的再往下是般若类的,比如《金刚经》;《金刚经》再往下是方等部的。你要明白佛五时说法的道理,每一部类的经典都要摆在一个地方,你不能把《地藏经》放到《法华经》上面,也不能把《楞严经》放到《法华经》上面,也不能把《阿含经》放到《华严经》上面。这个我们都要知道。

当然《华严》和《法华》他们都属于经中之王。我以前说过,《法华经》是王中王。《法华经》是纯圆独妙,是如来出世的唯一本怀,根本本怀,诸法实相。而《华严经》是正说圆教兼说别教,它还兼着菩萨的教法,在说明诸法实相的同时还要对那些钝根的菩萨给他们施设教法,还有方便在里边。而《法华经》就是《华严经》中的一门。若是按含摄的权实教法深广的角度来讲,那《华严经》是最圆满的;而如果是纯圆独妙,论精、论纯的话,那就是《法华经》是最殊胜的。《法华经》乃《华严经》一门。这个都要分得次第明了,你不能乱摆放,世间典籍更不能乱加进去。你对法宝不恭敬,福报都损掉了,而且还有罪过,这样怎样能业消智朗,我告诉你是不可能的。

紫柏大师又说,案上的书乱摆,不辨内外权实啊,“甚惊怖之”,太让人恐怖了。“夫茍欲拔苦:非般若为迅航,迷津曷渡?非智慧为灯烛,重昏宁晓!故有志求无上菩提者,脱般若种子不清,如蒸沙为饭,纵经累劫,仍名热沙,終不成饭。因书以自警云。”看到没有,像紫柏尊者这样有成就的人还要感叹自己平常对经典摆放不恭敬,我们又怎么能懈怠呢?

还有印光老法师开示:“大觉世尊,于无量劫,剥皮为纸,析骨为笔,刺血为墨,以髓为水,流通常住法宝,普度一切众生。但以世俗读书,绝无敬畏。晨起则不加盥漱,登厕则不行洗濯。或置座榻,或作枕头。夜卧而观,则与亵衣同聚;对案而读,则与杂物乱堆。视圣贤之语言,同破坏之故纸。漫不介意,毫无敬容。甚至书香家之妇女,花册皆是经传;世禄家之仆隶,揩物悉用文章。种种亵黩,难以枚举。”什么意思啊?世间人读书一点敬畏心都没有,这就是映射到我们出家人、修行人的,早上起来懒得洗脸,也不刷牙,登厕所也不洗净,把书随便就丢到座位上,甚至放到枕头上,躺在那里还在那看书,将经典“与亵衣同聚”,与自己内衣都放在一起。视圣贤之语言就像是一般的故纸一样。“漫不介意,毫无敬容”,一点恭敬的容态也没有。甚至是在家的妇女花册都是经传,她们做的这些花纸一类都是用的经传,这个经传当然是指世间的这种。还有这些奴仆啊、干活的人,擦东西竟然用有字的纸。以前印光老法师专门讲过要敬惜有字的纸,拿有字的纸去擦东西,种种亵渎难以枚举。

我们出家人也有很多这样的,不懂得道理,就修成老油条了,对佛经佛像不恭敬,还以为自己很圆融。却不懂得禅门语录的机锋峻猛,可活人亦可杀人,就学祖师呵佛骂祖,这样只是在造大罪业而已,根本不能得到佛法的半点利益啊。

还有一个公案,西天二十一祖婆修槃头尊者,自言他往昔将要证到二果的时候,他拿了一根禅杖,不经意地一放,就把它倚靠到了一副佛画的佛面上去了,所以道力“遂全失之”,全部失去了。看到了吗?初果尚失道力,若是凡夫呢?不就是永失人身吗!对佛宝不恭敬对法宝不恭敬,乱堆乱摆,那是有大罪过的。

善导大师在《观经四帖疏》上讲:“又今此观门等,唯指方立相,住心而取境,总不明无相离念也。如来悬知末代罪浊凡夫,立相住心,尚不能得,何况离相而求事者,如似无术通人,居空立舍也。”他说我前边讲了这么多观法,这十三观,日想观、华座观、西方三圣观,这些观想都是来助心取境,就是你要设立这么一个境界,然后心去攀缘它,去观想,没有讲过无相离念。不是讲“烦恼即菩提”“一切法不可得”,没有让你无相离念,就是让你去取相的,有这么一个相貌生起来,去念念攀缘它。为什么呢?如来悬知末代众生,就是如来早就知道末法时代众生,即使你给他住心立相,他都做不好,更不要说让他离相而求外在的事能做好了。所以,善导大师这一段就是强调事相修法的重要性。

就像我们《涅槃经》一样,扶律谈常,先把戒律扶起来,再给你谈常住真心,如果不把戒律给你标榜起来,就直接谈常住真心,那么凡夫众生就很容易生增上慢了,只谈圆融,而不持戒了。尤其是《涅槃经》,这是佛陀临入灭所讲的,末法时代修行,如果没有戒律的约束,你想得悟理性,极容易就混滥了。《法华经》上也讲了:“定慧力庄严,以此度众生。”这个定慧含摄了戒,说白了就是戒定慧。你只有定慧力庄严,才可以以此度众生啊,这是通途法门。大家千万不要看古代大禅师他们活泼自在,就可以妄学了,这个学不好是要下地狱的啊!他们看似不持戒,其实他们持的是自性戒,心里绝对没有贪嗔痴做加持啊,心里绝对没有染污啊。所以我们一定要明白,没有事相上的清净,修道根本不得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