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忏悔的释义

陈露先恶 改往修来

忏悔这个词,在《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》中记载:“云忏悔者,忏是西音,悔是东语。”就是说忏悔是我们汉地和印度两个地方语言的结合。忏,是西方印度话,忏摩的意思,取了一个忏字;悔,是东语,悔是东方人、中国人的语言,我们常讲的“后悔”。《南山戒疏》讲:“忏悔,悔是此土之言,忏是西方略语,如梵本言忏摩也。”还有《玄应音义》十四中记载:“忏悔者,此言讹略也。书无忏字,正言叉摩,此云忍,谓容恕我罪也。”忏悔这个词在佛教还没传入中国以前,是没有的,这是汉语和梵音各取了一个字组合来的。而忏字的完整词就是忏摩,梵语容恕我罪的意思,就是恳请大家原谅我的罪。悔,就是汉语后悔的意思。

《寄归传》中记载:“旧云忏悔,非关说罪,何者?忏摩乃是西音,自当忍义。”这里讲忏悔,就是说大家要忍可我的罪,希望原谅我的罪。“悔乃东夏之字,追悔为目的。”就是发心追悔之前犯的罪业。在《金光明经》也讲过:“忏悔二字,乃双举二音,梵语忏摩,体言悔过。”都是讲到梵华合璧。天台《摩诃止观》也讲:“忏名陈露先恶,悔名改往修来。”忏就是忏摩,跟大家去发露,希望大家原谅我;悔呢就是追悔,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很后悔,所以发愿改往修来,再也不作了。

综合而知,忏悔是要具足这两种含义的,我们可以定义为:一、陈露先恶,容恕我罪;二、追悔所做,改往修来。

初心凡夫 每犯必忏

而有些人经常忏而不悔,忏了又作,忏了又作,那么这个罪业就不会清净。当然宁愿你是忏了又作,也不要忏了又犯,之后不忏了。你只要犯了就忏,犯了就忏就还有希望。但每一次你都要发愿:“佛陀我这是最后一次,我再也不犯了。”内心真的是这样决定:我再也不犯了。但下次又犯了,怎么办?那就还在佛前这么说:“佛陀我太愚痴了,我老是控制不了自己,我又犯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作了。”下次又犯还这样忏。

为什么要这样忏?并不是说我们无惭无愧,每次都要犯错,那忏不忏悔就没意义了;而是要告诉自己,永远不要向烦恼低头,永远不要投降!要知道,初发心的凡夫,在修行的路上,经常被烦恼打败这很正常。因为无始劫以来,我们都是用贪嗔痴在熏习自己,逢缘对境都很容易与自私自利相应,与懒惰懈怠相应,与贪嗔痴相应,与虚荣我见相应,所以我们会经常犯错。但是,只要我们不放弃自己,每次都去自责悔过,从头开始,每次都继续发愿精进闻熏正法,礼佛拜忏,诵经观心,念佛修行,久而久之,你就会完全战胜烦恼,成为降伏自我的勇士。

你也可以要求自己,同样的错误,每犯一次就在佛前跪香念遗教三经,或者几卷《法华经》,或者拜佛一两个小时,或者念佛三五千声,或造一尊佛像、佛塔。每犯一次,就去发愿对治它。永远不要得过且过,要让它知道我们战胜烦恼的决心是非常坚定的。这样即使是再大的魔障,也经不住你屡次的对治,慢慢它的势力就退了,修行的力量就占上风了。

所以,我们每次都要警告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,决不能再犯了。但绝不是只是嘴上这么说,心里想着“反正下次犯了还忏”,那样的话罪业是不会清净的。而是我真的作最后一次想:“我再也不犯了”,但后来由于境缘现前、烦恼炽盛,没办法,又犯了,那你就只能再这么忏悔。只有这样真心地忏,修行的势力强了,你这个罪业才能清净。这个大家一定要明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