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僧者不可不修净土

【原文】宋青草堂禅师,素有戒行,年九十余。曾氏常供养之,屡施衣物。僧感其德,许以托生其家。后曾氏妇人生子,使人看草堂,已坐化矣。所生子,即曾鲁公也。以前世曾修福慧,故少年登高科,后作贤宰相。

又如明末浙江僧大成,为寺中收盏饭供众,道经饭店史家。其家奉佛,僧来化斋者必留,大成收饭回寺。史见其日饭少,辄以其饭凑满。史家素无子,后其妻忽有孕,分娩时,亲见大成走入卧房,急追问之,不得。而分娩者,竟产一男。是日大成僧不见来取饭,造寺问之,乃知即于是日谢世。于是即以大成名之。其子幼年,聪慧孝友,茹胎斋,终身不破戒。以顺治乙未,大魁天下。

自世俗观之,此两公者,皆富贵而享大名;若修行人观之,两僧之自误者多矣。向使两师知有西方法门,以其所修者回向净土,纵或不能上品,犹或可以中品。何至仅以状元,宰相竟其局哉!

【译白】宋朝的青草堂禅师,平时持戒精严,九十多岁了。有户姓曾的人家经常供养他,布施衣物给他。这位禅师很感激他家的恩德,许诺要托生到他家。后来曾家的妇人生了孩子,派人看望禅师的时候,他已经坐化了。曾家所生的儿子,就是曾鲁公。因为前世曾经修福修慧,因此年纪轻轻就中了科举,后来又当上了宰相。

又比如明朝末有个浙江僧人大成,为寺庙化斋回来供养大众,路上要经过姓史的人家开的饭店。史家信奉佛教,凡出家人来化斋的一定会留下来,大成师父收完饭要回寺中。姓史的人只要看见大成师父化的斋饭少,就会给他把饭填满。史家一直没有儿子,后来他的妻子忽然怀孕了,分娩的时候,他亲眼看见大成师父走进了卧室内,他急忙追上去问,可是大成师父忽然不见了。分娩后,生下一个男孩。这一天史家没看见大成师父来取饭,到寺庙里一问,才知道他已经在这一天去世了。于是就把孩子叫做大成。这个孩子小时候就很聪明、孝顺、友爱,一生下来就吃素,一辈子都没有破戒。顺治乙未年,考中了状元。

从世俗的观点来看,这两位都享受大富贵和大功名。但从修行人的角度来看,这两个出家人歧误太多了。如果当时这两位出家人知道有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法门,把他们的修行功德回向求生净土,即使不能生上品,也可得生中品。何至于仅仅得到状元、宰相这样有限的福报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