洪焘(迪吉录)

【原文】明洪焘,文忠公次子也。一日如厕,被亡仆拉至阴府,见一贵人中坐,绯衣绿衣者左右侍立。洪以前程为问,绿衣者出一册于袖中,其字如蚊,己名下不能尽阅,后注云:合参知政事,以某日污室女某,降秘阁修撰,转运副使。洪悚然泪下。绿衣者曰:“但力行善事,犹可挽回。”既苏,已死三日,遂勇于为善。后公以秘撰两浙漕召,甚恐,竟无恙。以上寿终,官至端明殿学士。

[按]最易犯者,莫如媵婢,岂知折福乃尔哉。慎之慎之。

【译白】明朝有个人叫洪焘,是文忠公的二儿子。一天上厕所时,被死去的仆人拉到阴府,看见一个官人坐在中间,左右各站着一名穿红色衣服和绿色衣服的侍者。洪焘问他自己的前程怎么样,穿绿衣服的侍者从衣袖中拿出一本小册了,上面的字很小,像蚊子一样密密麻麻,自己的名字下面写了很多字,不能全部看清。最后一行写着:“本应官至参知政事,但因为有一天奸污了家中的婢女,降为秘阁修撰、转运副使。”洪焘吓了一身冷汗,眼泪都流下来了。

穿绿衣服的人说:“只要你努力行善,事情还是可以挽回的。”洪焘苏醒后,发现自己已经死了三天了,于是就积极地做善事。后来他果然被委任为秘阁修撰、两浙漕运,心中非常害怕,但在任期间也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。后来年享高寿,最终官位做到端明殿学士。

[按]人最容易和家中的婢女发生淫乱关系,谁知竟如此折福!要谨慎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