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刘二子(都中竞传)

【原文】宛平民赵林,与刘方远,饮妓家。妓之旧好王宗义至,刘殴之,立毙。闻于官,刘嘱妓诬供赵杀,赵抵死。一日刘方宴客,客忽揪其发,作赵声骂曰,尔实杀人,嫁祸于我,我已诉阴司,摄汝辈矣。未几,刘与娼俱死。

[按]杨邦乂 〖乂(yì),北宋抗金忠臣〗 足不涉茶房酒肆,一日被友诱入妓馆,遂至焚衣自责。较之赵,刘,优劣何如。

【译白】宛平人赵林,有一天和刘方远在妓女家饮酒。恰好这个妓女过去的相好王宗义也来了,刘方远就打王宗义,没想到打死了。官府知道后,刘方远就让这个妓女说是赵林杀的,官府判赵林抵命。

一天,刘方远正在宴请宾客,一位客人忽然揪住他的头发,作赵林的声音骂道:“你杀的人,竟嫁祸于我,我已经在阴间告发你了,阎王马上就会来抓你们的。”不久,刘方远和这个妓女都死了。

[按]杨邦乂从不到茶馆酒楼等不文明的地方去。一天被朋友诱骗到妓院,他非常自责,就把衣服烧了。与赵林和刘方远相比,优劣相差太大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