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沈二公(感应篇集解)

【原文】宋开禧初,简州进士王行庵,弱而寡欲。其表弟沈某色力强壮,肆情花柳。王屡规之,不听。一日沈自外归,目击其妻与人苟合,正欲取器击之,手臂忽不能举。浩叹而卒,时年三十一。丁卯冬,王偶患疾,设醮 〖道教用于祈福禳灾的一种仪式〗。道士拜疏,伏地良久,起云:“查公寿算,止得五旬。以两次不淫人女,延寿三纪。”后果至八十有六。

[按]野草闲花,固宜永断,即夫妇之际,亦当相敬如宾。唐薛昌绪,与妻会,必有礼容,先命女仆,通语再四,然后秉烛造室,高谈雅论,茶果而退。或欲就宿,必请曰:“昌绪以继嗣事重,欲卜一嘉会。”此虽近迂,然欲矫枉,必先过正,故录之,以备韦弦 〖韦弦,原为随身佩带以诫勉自己的饰物,后常用指有益的规劝〗

【译白】宋朝开禧初年,简州有一位进士叫王行庵,身体虽然虚弱,然而持身严谨,清心寡欲。他的表弟沈某身体强壮,肆意于寻花问柳。王行庵多次规劝他不听。一天沈某从外面回来,看到自己的妻子与人苟合,想拿利器击杀二人,手臂忽然举不起来,长叹而死。当时只有三十一岁。

丁卯年冬天,王行庵偶然生病,请道士设醮祈福消灾。道士拜天祈祷后说:“我查你的寿命,只能活五十岁,但因为你两次不与别的女人淫乱,上天把你的寿命延长了三十六年。”后来果然活到八十六岁。

[按]拈花惹草的行为,固然应当彻底杜绝。即使是夫妇之间,也应当彼此节制,相敬如宾。唐朝有个人叫薛昌绪,每次与妻子相会时都一定按照礼节,先命女仆,多次通知妻子,然后再到妻子房间,高谈雅论,吃些茶点后回来。如果想与妻子同房,也一定会请求说:“我为了传宗接代的大事,想和你确定一个相会的日期。”这样做虽然有些迂腐,但矫枉必须过正。所以我举了这个例子,劝勉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