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某(思仁目击〖思仁,本书作者周安士,此则事例是他亲眼所见〗)

【原文】昆山庠生子王某,弱冠时,与一邻女有约,往来不绝。其父时用夏楚 〖楚(jiǎ)。夏楚,一种体罚用具〗,卒不戒。一日伤于胸,得呕血症,百药不效。毕姻甫三载,遂身故。其妇哀毁数年,亦卒。

[按]昔有宫人,多怀春疾。医者曰:“须敕数十少年药之。”帝如其言。阅月,宫人皆肥泽,拜帝谢恩。诸少年俯伏于后,枯瘠无复人状。帝问是何物,对曰:“此是药渣。”王某既自身为药渣矣,又欲服药,将焉用之?

【译白】昆山有一个读书人王某,年轻时,与邻居家的女子私通,往来不断。他父亲多次打他,也不改。一天他胸部受了伤,得了吐血的病,无论怎样治都不见效。后来结婚三年就死了。他妻子很伤心,几年后也死了。

[按]过去有一些宫女,得了怀春的疾病。医生就说:“须叫数十个年轻男子来给她们治疗。”皇帝按医生的话办了。过了几个月,宫女都变得健康丰满,拜谢皇帝。那些年轻男子也跪在后面,但都已瘦得不成样子了。皇帝问他们是什么人,医生回答说:“他们是药渣。”王某自己已经成为药渣,即使再服药,又有什么用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