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翁某(迪吉录)

【原文】闽富人某,无子,多美妾,皆不育。时有官赴任,中道妻亡,行李告竭。女泣曰:“母将腐矣。不若鬻我以葬,余为行赀,父任满赎可也。”父曰:“我止有汝,安忍为此?”女曰:“舍此无策。”于是涕泣鬻之富人,得钱三百千,而富人不知也。

见其幽闲贞静,行止非常,约发虽以素,略不示忧戚之容。问之不告,叩介绍者,乃知其详,遂送还其父。父虑钱散无偿。翁曰:“不必偿矣。”又助路费二百千。未几,正妻生二子,皆少年登第。

[按]马公所买之妾,是鬻身葬父;富翁所买之妾,是鬻身葬母。若不遇此善人,无以为孝女劝;若不生此贵子,无以为义士劝。

【译白】福建有个有钱人,没儿子,娶了很多美丽的姬妾,但都没有生育。当时,有位官员携家眷赴任,途中妻子死了,钱也花完了。他女儿哭着说:“母亲的尸体快腐烂了!不如把我卖了葬娘吧,剩下的钱给父亲作路费,等你任期满了可以再来赎我。”父亲说:“我只有你这么个女儿,怎么忍心做这种事?”女儿说:“可是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办法了。”于是父亲哭着把女儿卖给了这个有钱人,卖了三百千钱。但这个有钱人并不知道其中的缘故。

他见这个女子端庄贤静,一举一动与普通人都不一样,虽然用白带扎着头发,但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伤心的表情。问她情况,她也不说,就问介绍人,才知道其中的详情。于是就把她送还给她父亲。她父亲卖女儿的钱已经花掉了,担心没办法偿还。这个有钱人就说:“不必还了。”并资助他们路费二百千。不久,这个有钱人的妻子生了二个儿子,而且少年时都中了进士。

[按]前文中马封翁买的妾,是卖身葬父;这个有钱人买的妾,是卖身葬母。如果不遇到像马封翁这样的好人,则不能劝勉如此孝顺的女儿;如果上天不赐生贵子,则不能劝勉像马封翁这样的义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