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堂(感应篇图说)

【原文】史堂微时已娶,及登第,自恨不得富家女为妻,渐至睽隔 〖睽(kuí)不合〗,不与同寝。其妻抑郁成疾,卧病数年,堂不一顾。临终隔壁呼曰:“我今死矣,尔忍不一视耶?”堂竟不顾。妻死,心不自安,乃从邪说,以土器盖面,兼用枷索束其尸。是夕见梦于父曰:“女托非人!生遭楚毒,死受厌胜 〖厌胜,以诅咒制人的巫术〗。然彼亦以女故,寿禄俱削尽矣。”明年堂果死。

[按]天顺中,都指挥马良,最为上爱,妻亡,上每慰问。适数日不出,上怪之,左右以新娶对。上怒曰:“这厮夫妇之道尚薄,岂能事我?”杖而疏之。若史堂夫妇,非宿生之怨对乎?“觑破怨家,各自寻门走”,不觉有味于莲大师之言。

【译白】史堂贫贱的时候已经结婚,中了进士后,常常遗憾没能娶富贵人家的女儿为妻。后来,与妻子的矛盾渐渐增多,也不和妻子一起睡觉。他妻子因此抑郁成疾,多年生病卧床不起,史堂从不去看一眼。妻子临死时在隔壁喊他说:“我马上就死了,你怎么忍心不看我一下?”史堂竟然不作理睬。

他妻子死后,史堂也感到内心不安,就听信邪说,用土器盖在她的脸上,并用枷索捆住尸体。当晚,亡妻给她自己的父亲托梦说:“女儿没有嫁对人啊!活着的时候遭受种种痛苦,死后还要受巫术的诅咒。但他也因为虐待我,寿命和官禄全部被上天剥夺完了。”第二年,史堂果然就死了。

[按]天顺年间,都指挥(官名)马良,最受皇帝的宠爱。马良的妻子死后,皇帝常常安慰他。后来,马良好几天都没出来,皇帝很奇怪,其他人对皇帝说,马良刚娶了新妻。皇帝很生气,说:“马良这个人在夫妻感情上都如此淡薄,岂能忠心对我?”令人杖打他,并从此疏远了他。像史堂夫妻这样的人,岂不是前生的冤家吗?“觑破怨家,各自寻门走”,从这里可以深深地体会到莲池大师这句话是有深刻道理的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