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隶两士(戒淫汇说)

【原文】明有一士,应试南京。寓对某指挥 〖指挥,古代的官名〗 第,有女窥之,属意于生。试毕,使婢授意,期于是夜相会。生惧累阴德,却之。同寓一友,素轻佻,乃伪为生赴约。婢暗中莫辨,引之入。相与就寝,偶忘闭门。适父晨归,突入见之,大怒,奋剑俱斩,首 〖自首〗 于有司。明日榜发,在寓者居首列。

[按]一登举子录,一登鬼子录,荣辱苦乐,皆天渊矣。念别于几微之界,而报分于旦夕之间,良可畏哉!

【译白】明朝有一书生到南京参加科举考试,所住寓所的对面是一位指挥使的官邸。指挥使的女儿看到书生后产生了情意。等考试结束后,派一个婢女去通知书生晚上相会。这位书生害怕损伤阴德,就拒绝了。

但当时与他住在一起的另一个朋友,平时比较轻浮,就冒充书生前去赴约。晚上,婢女分辨不清,就把他带到指挥使女儿的房中私通。两人睡下后,忘了关门。恰好指挥早上回来看到了,极为震怒,用剑杀了两人,然后去官府自首。第二天发榜时,没去赴约的这位书生中举了,且名列榜首。

[按]“一登举子录,一登鬼子录”,荣辱苦乐,天差地别。这位书生如果心中稍有动摇,与指挥使女儿私通,便身首异处,一命呜呼了。报应可畏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