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尧举(广仁录)

【原文】龙舒刘尧举,僦(jìu)舟应试,调舟人女,舟子防之密。既入试,舟人以重扃棘闱 〖古时科举考场重门关闭,棘枝插墙,防范严密〗 ,必无虑。入市良久。而试题皆尧举私课,出院甚早,遂与之通。刘父母梦黄衣人持榜至,报刘首荐,适欲视榜,忽一人掣去,曰:“刘某近作欺心事,殿一举矣。”觉言其梦而忧。俄拆卷,刘以杂犯见黜,主司皆叹惜其文。既归,父母以梦诘之,匿不敢言。次举乃获荐,然竟以不第终。

[按]舟次仓猝之欢,竟以一省元博之,何如彼其愚也。

【译白】龙舒有一个人叫刘尧举,租船去参加乡试,在船上想调戏船夫的女儿,船夫防得很紧,不让他得逞。到了省城进入考场后,船夫认为考场管得严,不用担心刘尧举出来调戏他女儿,就到街上去了很久。谁知试题都是刘尧举平时练习过的,很早就考完出来,乘机与船夫的女儿私通。

刘尧举的父母梦到一名黄衣人拿着黄榜,向他们家报喜,说刘尧举考了第一名。他们正想看黄榜时,忽然被一个人夺去,说:“刘尧举最近作了一件欺心事,已经被取消了本次应试的机会。”刘尧举的父母醒后,谈到做的这个梦都很担忧。不久,阅卷时,刘尧举因为文中夹杂有不敬的言辞而被取消应试资格,主考人员都为他的文章感到惋惜。回家后,父母就梦到的情况向他询问,刘尧举隐瞒实情,不敢告诉父母。他第二次参加乡试才考中举人,但终其一生都没能中进士。

[按]刘尧举竟然用失去“省元” (省元,指在乡试中考取全省第一名,也叫解元) 的代价换了船上的一次苟合,还有谁会像他这么愚蠢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