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魏公(宋史)

【原文】宋韩魏公琦,执政时,买妾张氏,有殊色。券成,忽泣下。公问之,曰:“妾本供职郎郭守义妻,前岁为部使者诬劾,故至此耳。”公恻然,使持钱归,约以事白而来。

张去。公白其冤,将调任。张来如约。公不令至前,遣人告曰:“吾位宰相,不可妾士人妻。向日之钱,可无偿也。”还其券,反助行赀二十金,使复完聚。张感泣,遥拜而去。后公封魏郡王,谥忠献,子孙昌炽无比。

[按]昔司马温公未有子,夫人为置一妾,乘间送入书房,公略不顾。妾欲试之,取一帙问曰,此是何书。公庄色拱手对曰,此是尚书。妾乃逡巡而退。总之,欲心一淡,便有把持。韩公本领,全在寡欲耳。

【译文】宋朝韩琦任宰相时,买了一个小妾,姓张,容颜艳丽。写下卖身契后,这个女子忽然哭了。韩琦问她怎么回事。她说:“我本来是供职郎郭守义的妻子,丈夫前年被部使者诬陷弹劾,所以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”韩琦很同情她,就给她钱让她回去了,约好当她丈夫的冤情洗刷以后再来。

张氏走后,韩琦为她丈夫申明冤曲,准备调任其他官职。张氏如约来到韩琦家,韩琦没有见她,派人告诉她说:“我官至宰相,怎能纳士人的妻子为妾?以前给你的钱不用还了。”然后把卖身契还给了她,并给她二十两银子作盘缠,使他们夫妻团聚。张氏非常感激,远远地向韩琦拜谢。后来韩琦被封为魏郡王,逝后封号忠献,子孙后代极为昌盛。

[按]过去司马光 (逝后封温国公) 没有儿子,他的夫人为他买了一个小妾,送到他的书房中。但司马温公视而不见。小妾想试试他是不是真的没有淫欲之念,就拿起一本书故意找他说话:“这是什么书?”司马温公面容庄重地拱手对小妾说:“这是《尚书》。”小妾只好悄悄地走了。总之,只要人的欲念淡薄,面对美色时就一定能够把持自己。韩琦之所以能够见色不乱,根本原因就在于寡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