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有官君子(附吏役,共五则,四法一戒)

【原文】均是人也,或劳心,或劳力,或安富尊荣,或食贫守困。岂天道之不齐哉?抑亦自有以致之也。《诗》曰:“永言配命,自求多福。”《易》曰:“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。”今世富贵之人,大抵宿生修福之士。子孙享荣华之报,皆是祖父有厚泽之遗。理所固然。

但享福之时,又须修福。譬如耕田,年年收获,即当年年下种。若自逞威权之赫,纵心花柳之场,岂非得人爵而弃天爵乎?所难者,顺境常乐,乐则忘善,忘善则淫心生耳。此处若能蓦地回光,便是福基深厚。

【译白】同样是人,有的劳心,有的劳力,有的享受荣华富贵,有的忍受贫穷困苦。是上天不公,还是自作自受呢?《诗经》上说:人要常思虑自己的行为是否合乎天理,以求美好的幸福生活。《易经》上说:积累善德的人家,其后代一定有享不尽的福。现在富贵之人,大多都是前生修福的人士。子孙享褔,都是因为祖上积德所致。这一切都遵循着必然的因果法则。

但享福之时,又要修福。就像耕田种地,年年收获,也要年年播种。如果依仗权势富贵,寻花问柳,岂不是得到人间的福报而放弃了上天的福报吗?难的是,人处顺境,往往因享乐而得意忘形,丧失善念,产生淫乱之心。这时如果能够突然回神反思,这个人就福德深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