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慈云忏主遵式诫酒肉慈慧法门偈(并序)

宋慈云忏主遵式诫酒肉慈慧法门偈(并序)

斯偈者,出《楞伽经》《央掘经》《涅槃经》《萨遮尼乾经》《阿含经》《正法念经》《华严十住经》诸大小乘典。因看读时,录之成偈一百首,目为诫酒肉慈慧法门,遍示未闻,足以为戒。幸愿信者,迟回细读,深思现业,大惧来报,铜铁火汤,岂易胜受也。

南无佛法僧,大慈三宝海。

我今欲依教,普劝诸众生,

莫杀莫食肉,同蕴仁慈行,

无病保长龄,未来成佛道。

诸佛大菩萨,常为救众生,

舍头目身命,不计河沙数。

代鸽弃王身,全蚁委龙命,

流水济枯鱼,萨埵充饥虎,

历劫遍行慈,慈善力成就。

佛无一切心,惟有慈心在,

若有行慈者,不杀不食肉,

仰愿佛威神,世世常加护。

杀生佛所说,即杀自父母,

亦杀自妻女,兄弟及姊妹。

一切男女摄,皆曾为父母,

生生所受胎,从之禀遗体。

受一畜生形,骨血如山海,

一一类中身,生生不可计。

轮回六道间,展转为亲属,

故食诸众生,名食父母肉。

又观一切身,悉是我本体,

自肉及他肉,其实是一肉。

如舍前后住,亦名为我舍,

当知食肉人,即食自身肉。

佛观如来藏,佛界众生界,

一界无二界,一切肉一肉。

伎儿暂变易,元是一人身,

若欲杀众生,当起诸佛想。

猎师屠儿辈,及捕鱼鸟人,

众生遥见者,皆生必死怖。

谓此恶心人,贪利及肉味,

手持利刀箭,念欲杀我身。

飞翔及潜窜,惊怖而远避,

常与诸众生,起大怨对想。

一切惜身命,人畜等无殊,

若欲食众生,先试割身肉。

死是极大苦,谁能不畏之,

但当自观身,云何食他肉。

为利杀众生,以财网诸肉,

二俱得杀业,死堕叫唤狱。

汝听杀生者,死堕地狱处。

铁城高八万,四千由旬量,

长广亦复然,满中猛火炎,

表里皆洞赤。猘狗守四门,

狱卒声雷震,两眼如电光,

驱汝杀生人,入中而受苦。

力士执铁矛,矛身长一丈,

利刃阔八寸,望胸撞罪人,

胸入背上出,苦痛不堪闻。

千万亿岁中,受斯极大苦。

汝听食肉人,死堕阿鼻狱。

铁屋亦高广,八万由旬量,

四门猛火炎,南北皆交彻。

铁墙铁罗网,铁枷铁杻械,

一一火烧之,皆令其洞赤。

食肉受斯苦,亿百千万岁。

汝听煮肉人,堕镬汤地狱。

一万有二千,深广由旬量。

昼夜猛火燃,涌涌汤常沸。

于中受大苦,一万七千岁。

汝听炙肉人,堕热铁床狱。

其狱有八千,纵广由旬量。

床下猛火烧,罪人卧其上。

心肝肉焦烂,一万二千岁。

汝听切肉人,死堕斫剉狱。

五百大力士,利刀斩罪人。

万段至微尘,业风吹更活。

如是终复始,一万二千岁。

汝听养群鸡,为贪肥肉者,

一鸡于一日,计食五百虫,

主人当半罪,同鸡堕地狱。

其狱盛热粪,八万由旬量,

人鸡俱入中,满五千万岁。

汝听捕猎人,安锵及设弶,

罥索安陷阱,利刃放鹰犬,

四边竞围合,逼逐杀众生。

死堕铁轴狱,方丈一万钉,

驱上轮一匝,遍体万钉刺。

举身悉交彻,苦痛不可忍,

百千万岁中,受斯对报苦。

杀生食肉者,从诸地狱出,

受饿罗刹身,狮子豺虎狼,

猫狸鸱枭鹫,唯捕新血肉。

众生各藏护,不令其得便,

饥火常烧心,念念思他肉,

由是恶熏习,大慈种永断。

设得生人中,残疾命短促,

愚痴谤因果,死还堕地狱。

佛说此语时,无量诸罗刹,

悲号誓断肉,及护断肉人。

汝今闻此经,云何不改过。

徒劳生为人,不及食人鬼。

慎莫烧山野,慎莫破堤塘,

莫伐有巢树,莫烧含蠹薪,

若见杀众生,方便常救护。

南无十方佛,大智德世尊。

我欲劝众生,舍酒求明慧。

如佛之所说,饮酒多过患,

八万尘劳门,三十五种失,

悉以酒为本,汝等应谛观。

酒酣心眩乱,六识尽昏迷,

君臣乖仪节,父子绝尊卑,

母女乱其风,礼检不能制。

如舍婆提国,有鸯掘摩罗,

酒罪淫泆母,因兹杀其父,

母复通外情,将刀复害之。

亦如莎伽陀,神通大罗汉,

因游支提国,渐到跋陀村。

彼有大毒龙,字庵婆罗提,

其龙甚暴恶,侵害彼村人。

罗汉神通力,降伏毒龙已,

村人思报恩,多设酥乳糜。

有女设糜已,忧其发冷病,

遂取水色酒,奉上大罗汉。

罗汉谓是水,饮已酒力发,

迷乱倒寺门,衣钵弃余处。

醒时用神力,能伏大毒龙,

醉后如死人,不能伏虾蟆。

世尊命罗汉,及诸比丘众,

至彼罗汉所,因兹制酒戒。

正法念经说,阎罗责罪人,

将驱入地狱,先说如是偈,

酒能乱人心,令人如羊等,

不知作不作,如是应舍酒。

若酒醉之人,如死人无异,

若欲常不死,彼人应舍酒。

酒是诸过处,常能不饶益,

一切恶道阶,黑暗所在处。

饮酒到地狱,亦到饿鬼处,

行于畜生业,是酒过所诳。

酒为毒中毒,地狱中地狱,

病中之大病,是佛之所说。

若人饮酒者,无因缘欢喜,

无因缘而瞋,无因缘作恶。

于佛所生疑,坏世出世事,

烧解脱如火,所谓酒一法。

若人能舍酒,正行于法戒,

彼到第一处,无死无生处。

莫饮无明酒,能为众苦因,

声闻住明脱,犹是醉归人。

若是病苦时,应当观病本,

从痴有爱生,习业招病果。

耆婆尽道术,尚不能救疗,

岂有世药酒,而能瘥我病。

酒为放逸根,不饮闭恶道,

宁舍百千身,不毁犯酒戒,

宁使身干枯,终不饮此酒。

假使毁犯戒,寿命满百年,

不如护禁戒,即时身磨灭。

决定能使瘥,我犹故不饮,

况今不定知,为瘥为不瘥。

作是决定心,心生大欢喜,

即获见真谛,所患即消除。

汝听酿酒家,死堕咸糟狱,

亦堕沸灰中,一万八千岁。

汝听沽清酒,死堕酒池狱,

满中如洋铜,入其中受苦。

汝听饮酒人,死堕灌口狱,

手自酌铜汁,昼夜灌其口。

汝听人将酒,逼劝持戒人,

死入冰池狱,八千万岁苦。

皮肉皆破裂,日夜百死生。

然后五百生,生辄无两臂。

汝听或强力,或时因戏笑,

持酒与僧尼,强伏令其饮。

死堕截膝狱,六百万岁中,

五百大力士,常截其两膝。

乃至过酒器,五百世无手。

常作蚁虱形,曲蛆及蝇蚋,

痴执无知虫,一一五百世。

汝听吉陀婆,沽酒倏堕井,

罗汉饮其水,八万圣皆醉。

由是恼圣人,死堕锯床狱,

八万大劫中,常受锯解苦。

后出得为人,其身长三尺,

颜貌青黑色,耳鼻孔闭塞,

无眼唇褰缩,手足无十指。

何况破戒心,持酒逼他饮。

多见世愚人,逼他食酒肉。

自不能清净,都无羞耻心。

复将不净食,凌逼破他戒。

宁可断人命,莫破他善心。

杀命一死生,未必至三趣。

破戒失人天,及失解脱法。

汝听断酒肉,所得福德利。

有人持七宝,国城妻子施,

不如断酒肉,千万分之一。

乃至满大千,七宝持布施,

不如断酒肉,千万分之一。

假使为求福,锻金以为人,

其数百千万,持用广布施,

不如断酒肉,千万分之一。

假使有佛子,造幡华宝盖,

满三千大千,持用供养佛,

不如断酒肉,千万分之一。

犯之罪即重,持之福亦深。

善恶长形对,苦乐镇相寻。

及健速回首,早计各悛心。

莫待无常到,如瓶满自沉。

勉哉须努力,同侍七宝林。

此偈并出诸经,凡读诵者常须保护。若有轻慢,即是轻慢诸大乘等经,得罪非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