器用部

器用部

【原文】
吾视阎浮器皿,炎天尽伏昆虫。朔风一起转成空,不待严寒冰冻。
但是含灵尚在,贪生畏死皆同。莫言救护了无功,大小一般知痛。

【译白】

我看人间诸器皿,热天尽皆伏昆虫。

北风一吹转眼空,不待严寒冰霜冻。

但是神识命还在,贪生怕死情相同。

休说救护毫无功,大小一样都知痛。

【原文】△庭中缸甏,酒坛,若无所用,宜倒覆于地,则不至积水生虫。

△灶间多蚁,由于荤腥气味所致,宜令司庖者多方致洁,乃杜杀生之渐。

△杯盘锅盏,曾贮油腻荤腥者,不宜置之低处。

【译白】△庭院中坛坛罐罐,如没使用,应倒扣在地上,则不至于积水生虫。

△厨房灶间多蚂蚁,是由于荤腥气味引起的,要让厨师想方设法保持厨房清洁,杜绝杀机于开端。

△杯盘锅盏,曾经贮存过油腻荤腥的,不要放在低处。

【原文】△酿酒之时,酒工例用沸水泡坛,其中若先积虫水,宜倾之入河。有小蜘蛛者,捞出。

△蚊性嗜酒,往往溺死,故暑月酒壶,酒坛必须密盖。

△热炉沸罐,不可置有虫之地,茂草之中。

△沸水点茶,须以铜盆木桶等物,盛于壶底,然后沃以沸汤。

△夏间冷炭之上,皆有细虫,宜先期暴之而后入火。

【译白】△酿酒时,酿酒工人通常都用开水浸泡酒坛,如果坛中先有生虫的积水,应先倒入河中。有小蜘蛛的,捞出来。

△蚊子本性嗜酒,往往淹死酒中,所以夏天酒壶,酒坛必须密封盖好。

△热炉子和沸罐子,不能放在有虫的地方,茂密的草丛中。

△开水泡茶,必须用铜盆木桶等物,盛托住茶壶底,然后再用开水灌进壶中泡茶。

△夏天期间冷木炭上,都有细虫子,要预先暴晒后才可放入火中。

【原文】△坛中汲水之碗,宜用洁白者。

△雨水新入甏,纳以炽炭,不生水蛭。若已经出虫,宜用细密绸绢,蒙于小篮外,轻轻先置水中,汲篮中之水,其虫不至误入茶罐。

△坛水若臭,不堪煮茶,河溪又远,不便输运,宜用绢篮,汲去篮中之水,则有虫者渐少,不难挈之入河。否则竟置一废坛中,任其化蚊。

△废坛所积水蛭,宜以瓦盖之,并勿置檐水下,恐有暴雨冲出故。

△锡罐磁瓶,若先贮小菜食物,气味未绝者,暑天必有细虫,不可即沃以沸水。

△案头花罇,水盂,夏间若过两日,水中即生细虫,不可倾之于地。

【译白】△坛中打水的碗,应用洁白的。

△雨水刚装入瓮时,放入一些炽热的木炭,就不生水蛭。如已经生虫,应用细密的绸绢,蒙在小篮外,轻轻地先放置于水中,汲取篮中的水,则虫子不至于误入烧茶的罐中。

△坛中水如已臭,不能用来煮茶,离河溪又远,不便运输,应用绢篮,汲掉篮中的水,则有虫的水就逐渐减少,这样带到河边就不困难了。否则,就放到一个毁弃的坛子中,任它化成蚊子。

△废坛中所积水蛭,应用瓦盖上,并不能放置在流屋檐水的下面,恐有暴雨把水蛭冲出来的原故。

△锡罐磁瓶,如先贮存了小菜食物,还有气味未绝的话,热天必长出细虫,不可立即用滚开水来泡洗。

△案头花瓶,水盂,夏天如过两天,水中就有细虫,不可倒在地上。

【原文】△灯盏之中,夏间多有飞虫扑入。宜置一小木架,丹漆朱其四围,以极轻之纱蒙之,罩于灯外。否则灯盏上,用一薄铜盖。

△造竹木器皿,须先用川椒,硫黄汁煮之,不蛀。

△新笔用青布裹之,不蛀。

△貂狐裘帽,悬有风之处,不著杨花,不近米麦,不蛀。

△毡衣用生芋擦之,不蛀。

△竹器木器,若浸河中洗濯,宜先拂去其细虫,然后入水,浸时又不可经宿。

△溺器洗涤后,不得满贮河水于中。

【译白】△灯盏之中,夏天多有飞虫扑入。应放置一个小木架,用红油漆把四周漆红,用极轻的细纱布蒙上,罩在灯外。否则在灯盏上,用一薄铜盖好。

△作竹木器皿,应先用川椒,硫黄汁来煮,虫子不蛀。

△新毛笔用青布裹好,不蛀。

△貂狐裘帽,挂在有风的地方,不接触杨花,不靠近米麦,则不蛀。

△毡衣用生芋头擦拭,不蛀。

△竹器木器,如浸泡在河中洗濯,应先拂去上面的细虫,然后再入水,浸泡时间又不可超过一晚。

△夜壶洗涤后,不得在里面装满河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