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蛇得度(出竹窗随笔)

【原文】 姑苏曹鲁川女,嫁文氏。有蛇逐鸽,家人毙之。数日,蛇附女作人言云,我昔为荆州守,侯景反,追我死江浒,父母妻子不知安否。鲁川惊曰,侯景,六朝人。今历陈,隋,唐,宋,元而至明矣。鬼方悟死久,曰,既作蛇,死亦无恨。但礼梁皇忏,我行矣。忏毕,索斋,施焰口一坛。明日,女安稳如故。

[按]人在世间,循环生死,犹如呼吸。俄而入一胞胎,俄而出一胞胎也,俄而又入又出之无穷也。生不知来,死不知去,蒙蒙然,冥冥然,千生万劫而不知也。俄而升天宫,沉地狱,俄而为鬼为畜,为人为仙。升而沉,沉而升,千生万劫而不知也。

昔须达为佛营室,佛视地上蚁子,而谓达言,此蚁自毗婆尸佛出世已来,经今七佛,尚堕蚁身 (出《贤愚因缘经》)。夫一佛出世,历年甚久,矧曰七乎。释迦而后,过一千七百二十万五千余岁,而后弥勒菩萨从兜率天宫降生 (载《弥勒下生经》) 。未知此蚁脱蚁身否。由是观之,此蛇自六朝至今,即脱蛇身,犹未为迟也。噫。如是而不求生净土,永脱轮回,与物类浪生浪死者何异。

【译白】姑苏人氏曹鲁川的女儿,嫁给了姓文的人家。有一天,有一条蛇追赶鸽子,被家人打死了。几天后,蛇附到曹鲁川女儿的身上讲人话,说,我以前守卫荆州,侯景反叛,追赶我,我死在了江边,不知父母妻子现在怎样。

鲁川大吃一惊,说,侯景是六朝的人,今天已经历陈,隋,唐,宋,元,到明朝了。鬼才发觉自己已经死了好久了,说,既然做了蛇,死了也没有遗憾,只要你们礼诵梁皇宝忏,我就会走了。礼忏完毕,蛇要求施斋,就又为它施了一坛焰口。第二天,女儿就安然无恙了。

[按]人在世间,循环生死,就好象呼吸一样。一会进入一个胞胎,一会儿一个胞胎中出来了,就这样,进进出出,无穷无尽。生不知来处,死不知去处。懵懵懂懂,千生万劫都不觉知,依旧在轮转不休。一会升天宫,一会堕地狱,一会做鬼,做畜生,做人,做仙,升了沉,沉了升,千生万劫不觉悟。

从前须达为佛建房子,佛看着地上的蚂蚁,对须达说,这只蚂蚁从毗婆尸佛出世已来,已经经历了七世佛陀出世,现在还堕在蚂蚁身中。一佛出世都要过很长很长时间,何况七佛呢。释迦佛陀以后,再过一千七百二十万五千多年,弥勒菩萨就会从兜率天宫降生。到那时,不知这只蚂蚁是否可以脱离蚂蚁身。由此来看,这条蛇自六朝至今,才脱蛇身,还不算迟啊。各位,了知如此情景还不求生净土,永脱轮回,与动物浪生浪死有什么不同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