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显业因(出观感录)

【原文】 无锡书吏王某,顺治丁酉,以钱谷事,狱死北都。癸卯夏,苏州金太傅子汉光,自京归。舟次张家湾,有人乞附舟,称无锡王书吏。泊舟待之,不至,舟发复呼。诘之,以实告,舟中皆惊。鬼曰,无妨,居舟隅可也。舟近岸,似有人跃入。未几,忽叫跳。问故,曰,遗一小囊于岸,内有钱粮数,乞停舟取下。从之。

行三日,鬼曰,姑止,此地施食,吾欲往投。去即下,曰,观音菩萨主坛,无饭与吾,以生前喜食牛耳。汉光曰,天下有此奇事。吾素食牛,今当戒矣。俄而鬼大哭,问之,曰,天上戒坛菩萨至,吾不敢居此。汉光停舟,鬼杳然。

[按]瑜伽法味 〖瑜伽,汉传佛教中常用指拜忏,超度,施食等法事仪式〗,普济人天。上而天龙八部,下而地狱鬼畜,皆在所施之内。岂有菩萨主坛,嗜牛者不与食乎?王鬼不得食,自业所见耳。饿鬼积劫不闻水浆之名,纵行于水上,望之但见为脓血,非业力使然乎?

昔目连尊者,以天眼视世间,见亡母在饿鬼中,以钵饭饷之。其母左手障钵,右手取食,食未至口,变成火炭。目连大哭,求救于佛。佛言,汝母罪重,非汝一人力所奈何。汝虽孝动天地,天地鬼神亦莫奈之何。必须十方众僧威神之力,乃得解脱。目连遂大兴佛事,供养众僧。其母即于是日,脱饿鬼苦 (详《盂兰盆经》)。观此,则王鬼不得食,岂非自业所招乎?

或曰,既如此,则世间施食,亦多无用。答曰,众生与佛,分有缘无缘二种。有缘者,即能沾惠,不沾,偶系无缘耳。非可执一论也 (有信心便是有缘,无信心则无缘矣,可不早发信心乎)。

【译白】无锡书吏王某,顺治丁酉年(1657年)间,因为钱粮问题,被捕,后来死在北都监狱。康熙二年(1663年)四月,苏州金太傅的儿子汉光,从京城回家,船经过张家湾,有人在岸上喊,我是无锡书吏王某,请你搭我回去。汉光答应了,把船停下来等他,等了好久也不见他来。船一出发,他又喊着请求带他回去。汉光责问他,王某就把实情告诉他说,我是怨鬼,船离岸远,故难登船。船中人都很震惊。鬼说,不用担心,我坐到船的角落就行了。船靠近岸,似乎有人跳进来。

没过多久,鬼又叫起来。问他是什么缘故,鬼说,我掉一个小袋子在岸上,里面有钱粮的数目,归家对质,要用它作为凭据,请停船让我取来。汉光依从了他。

走了三天后,鬼说,请你暂停下来,这个地方有普斋,我想要去一去。鬼去了一会又回来了,说,观世音菩萨主坛,我吃不到饭。因为我生前喜食牛,所以得不到食物。当时汉光听到他这样说,不禁拍案惊呼说,天下有这样的奇事吗?我平时也喜欢吃牛肉,从现在起要戒了。

过了一会,鬼大哭起来,问他,鬼回答说,天上的戒坛菩萨来了,我不能在这船上呆了。汉光把船停下来,鬼就悄悄地离开了。汉光戒牛肉的话,刚从口里说出来,戒坛的神就已经到了。可见举心动念,天地都知。记过记功,一丝一毫不会有差错。

[按]施食法会,普济人天众生,上到天龙八部,下到地狱鬼畜,都在所施之内,怎么会有菩萨主坛,嗜牛肉的人不施与的事情呢?姓王的鬼不能得到食物,只是自己的业障所显现罢了。饿鬼多少劫都听不到水浆的名字,即使行走在水上,在他的眼中也只是看到脓血,难道不是业力导致的吗?

以前目连尊者,用天眼观察世间,看见过世的母亲投生到饿鬼中,就把一钵饭送给她。他的母亲用左手持钵,用右手去取食,食还没有到口,就变成火炭了。目连尊者大哭,向佛求救。佛说,你的母亲罪障很重,不是你一个人的力量能挽救的。你的孝心虽然感动天地,但是天地鬼神也没有办法。必须借十方僧众的威神之力,才得解脱。目连尊者于是大兴佛事,供养僧众,他的母亲就在当天脱离饿鬼痛苦 (这就是七月十五盂兰盆会的由来) 。从这里可以看出,姓王的鬼不能得到食物,难道不是自己的业力所招感的吗?

有人说,既然如此,那么世间施食,也大多没用了。回答说,众生与佛的关系,分为有缘和无缘二种。有缘的人,就能沾到恩惠。不能沾到恩惠,只是偶而无缘的人罢了。怎能一概而论呢 (有信心,便是有缘。没有信心,就无缘了。岂可不早发信心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