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岳受戒(出传灯录)

【原文】 唐元珪禅师,俗姓李,伊阙人也。永淳二年,受具戒。后谒安国师,印以真宗。卜庐于泰山之庞坞。一日,有异人峨冠而至,舆从赫奕,问:“师能识我否?”师曰:“我等视一切众生,不作分别。”神曰:“我岳帝也,能操人生死之权,何得一目相待?”师曰:“我本不生,汝安能死吾;吾身如空,汝能坏空乎?”神即稽首曰:“我亦聪明正直,胜于余神,愿受正戒,令我度世。”

师乃张座秉炉,正几告曰:“付汝五戒。汝能不淫乎?”神曰:“我亦曾娶。”曰:“非谓此也,谓无外色耳。”神稽首曰:“能。”

又问:“汝能不盗乎?”神曰:“我无所乏,焉得有盗?”曰:“非谓此也,谓不因受享而福淫,不奉而祸善耳。”神稽首曰:“能。”

又问:“汝能不杀乎?”神曰:“实司其柄,安得不杀?”曰:“非谓此也,谓无滥误疑混耳。”神稽首曰:“能。”

又问:“汝能不妄乎?”神曰:“正直之神,何曾有妄?”曰:“非谓此也,谓先后皆合天心耳。”神稽首曰:“能。”

又问:“汝能不遭酒败乎?”神稽首曰:“能。”

师曰:“如上五戒,乃佛戒之本。”

辩论良久。神曰:“我受师教,当报师恩。乞师命我为世间事,现我小神通,使未信之人,皆生信念。”师辞,固请,乃告曰:“东岩寺之障,空旷无树。北山有之,而非屏拥。汝能移北树于东岭乎?”神曰:“闻命矣,但昏夜间必有喧动,愿师无骇。”即作礼辞去。师送出,观之,见仪卫如王者,云霞瑞霭,环佩幢幡,凌空隐没。

其夕,果有暴风吼雷,奔云震电。诘 (jié)〖翌日〗 视之,则北岩松柏,尽移东岭,森然行植矣。开元四年丙辰,嘱门人曰,吾始居寺东岭,没后可塔于此。言讫,安然而化。

[按]水陆神祇,宿世亦曾修福,但不能发菩提心,所以一受福报,便复昏迷。世有持戒之僧,转世居权要,遂饮酒食肉,毁谤三宝者,皆修福不修慧故。

昔世尊未成道时,在菩提树下端坐。魔王波旬恐其成道,将八十亿众,欲来害佛,而告佛言:“悉达太子,汝可起去,若不去者,我执汝足,掷之海外。”佛告波旬:“我观一切世间,无能掷我海外者。汝于前世,曾作一寺主,受一日八戒 〖即八关斋〗,布施辟支佛一钵之食,故生第六欲天,为大魔王。而我于阿僧祇劫,广修功德,供养无量诸佛。汝安能害我。”

波旬谓太子:“汝之所言,有何证据?”佛指地言:“此地证我。”说是语已,大地震动,无量地神从地涌出,胡跪合掌,白佛言:“世尊,我为作证,如佛所说,真实不虚。” (详载杂宝藏经)

故知福慧二者,不可偏废。东岳圣帝,可谓不昧正因矣!所以垂训有云,不因享祀而降福,不因不奉而降祸。明明是受戒后语也。世俗不察,枉杀物命,良可慨已。

【译白】唐朝元珪禅师,俗姓李,伊阙人。永淳二年,受具足戒。后来拜谒安国师,国师印证他已明心见性悟得禅宗真谛。禅师然后在泰山庞坞这个地方结庐居住。有一天,有一个相貌非凡,头戴高帽的神人来访,还带着很多车马随从,来人问道,禅师认识我吗。元珪禅师说,我看一切众生,都平等对待,没有分别心。神人说,我是东岳大帝,能主宰人的生死,怎能也同等看待。禅师说,我本来没有生,你又如何能让我死。我的身体如虚空,你能破坏虚空吗?神人当即磕头行礼说,我也比其余神聪明正直,愿接受正戒,好让我摆脱生死轮回。

禅师于是摆好座椅,手持香炉,放正桌子,神态庄严地说,授你五戒。你能不淫吗?神人说,我已经娶妻。禅师说,我不是说夫妻之间的正淫,是指不邪淫。神人磕头说,能。

又问,你能不偷盗吗?神人说,我不缺什么,哪会有偷盗。禅师说,我不是说这个,是指不因享受了别人的供养,哪怕此人干坏事也给他赐福;不因好人没有供奉你,你就使好人得祸。神磕头说,能。

禅师又问,你能不杀生吗?神人说,我就是掌握生杀大权的,怎能不杀生。禅师说,我不是说这个,是指不滥杀,不误杀,不因有怀疑就杀,不乱杀。神磕头说,能。

又问,你能不妄语吗?神人说,我是正直的神,哪里会说假话。禅师说,我不是指这个,是指你的言语前后都能与天心相合。神人磕头说,能。

禅师又问,你能不饮酒吗?神人磕头说,能。禅师说,以上五戒,是佛戒律的根本。

辩论了很久。神人说,我接受师父的教诲,就应当报答师恩。请求师父命令我做点世间上的事,现出我的小神通,使不信的人,都能产生信念。禅师推辞了。神人坚持要师父同意自己的请求,禅师才吩咐他说,东岩寺四周,空旷无树。北山有树,却没起到屏障的拥护作用。你能把北山的树移到东岭吗?神人说,我知道师父的命令了,但晚上会有大响动,但愿师父别怕。神人当即行礼告辞。禅师送出寺外,看到他的仪仗和卫护就如同帝王,祥云瑞气,幢幡环佩,向空中渐渐隐没离去。

当晚,果真风暴雷吼,云奔电震。第二天早上一看,北山的松柏,已全部移到了东岭,密密麻麻就如同人工种植般整齐。开元四年丙辰,禅师嘱咐弟子说,我最初居住的寺庙在东岭,我圆寂后可塔葬在那里。说完,安详而逝。

[按]水陆神灵,前世也曾修福,但不能发菩提心。所以,一享受福报,便又头脑糊涂,迷失方向了。世上有些守戒的僧人,转世后,身居要职,就饮酒食肉,毁谤佛、法、僧三宝,这都是因为他们前世只修福,却不修智慧的原故。

从前,释迦牟尼佛未成佛道时,在菩提树下端身而坐,魔王波旬害怕他成佛,就带领八十亿部下想来害佛,波旬对佛说,悉达太子,你赶快起身离开,若不走的话,我就要抓起你的脚,把你抛到海外去。佛告诉波旬,我看世间一切众生,没有谁能把我抛到海外。你在前世,曾作一座寺庙的住持,受了一天八关斋戒,供养了辟支佛一钵饭,因此才生到第六欲天,作大魔王。而我无量劫以来,广修功德,供养了无量诸佛,你怎么能够伤害到我。

波旬对太子说,你所说的话,有什么证据。佛指着大地说,此地为我作证。话一说完,大地震动,无数地神,从地下涌出来,跪下合掌,对佛说,世尊,我们为您作证,佛所说的,真实不虚。因此,我们应当福慧双修,不可偏废。

东岳圣帝,可以说还没有忘记要了脱生死出轮回的正因。所以他有垂训说,不因享受了别人的供奉祭祀就降福于此人,不因别人不祭祀就降祸惩罚他们。这明明是东岳大帝受戒后说的话,世俗对此没有察觉,滥杀物命,太让人感慨万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