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费惠贫(思仁目击)

【原文】 武林袁午葵,讳滋,寓居昆邑,好善不倦。康熙己卯孟夏,正值五旬之诞,绅士与交者,悉敛分称觞。袁公却之,不得,乃汇亲友于景德寺,以众分给散贫人,及孤寡废疾者。而又自出几金,贮之同善会中,以作答贶云。

[按]果之熟者,其落也可待;木之大者,其伐也有期。是以智者过中年后,即当于室家作旅舍想,眷属作同伴想,光阴作少水鱼想;若至视茫茫,发苍苍,齿牙动摇之后,犹然恣意杀生,迷而不悟,则民斯为下矣。

【译白】武林人袁午葵,讳名滋,寄居在昆山,好善不倦。康熙己卯年四月,正值五十寿辰,与他有交往的社会士绅,都凑礼金来祝寿。袁公无法拒绝,就将大家汇集到景德寺,把大家所送的礼金全部分散救济穷人和孤寡残疾者,并且又自己拿出几两黄金,储存到同善会中,以作答谢。

[按]成熟的果实,落地时间指日可待。长大的树木,砍伐时间为期不远。因此,明智者人过中年后,就应当把家室当作旅店想,把亲人眷属当作同伴想,把时光当作少水鱼想。如等到两眼茫茫,白发苍苍,牙齿动摇之后,还放肆杀生,迷而不悟,那么此人也太愚不可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