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诞日称觞者

劝诞日称觞者(以下言吉庆不宜杀生)

【原文】 诞日称觞 〖举杯贺寿〗 ,诚为乐事。然当念今日济济儿孙,衔杯上寿之辰,正是昔年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之日。今人一遇寿诞,但杀物类,广宴亲朋,至罔极之恩,殊不念及,良可异也。

呜呼!人子一生,费父母无量精神,增父母无量烦恼。至皓首庞眉,犹以杀业累及,于心何安?昔唐太宗居万乘之尊,犹且生日不敢为乐,况其他乎。

敢告仁人孝子,每逢诞期,宜怃然自思曰:

”今日无逸乐为也,当年父兮母兮,为吾不肖形骸,几度彷徨濒死,在此日也。

“今日无逸乐为也,当年过此日后,慈母夜夜朝朝,怀我腹我,推燥就湿,数载不得安眠也。

“今日无逸乐为也,吾则妻孥完具,安享家赀,不知父母托生何道,此时苦乐何如也。”

纵或广修善事,以资冥福,犹恐不及。忍以母难之期,为群饮酣歌之用哉?

【译白】生日举杯祝寿,确是一件乐事。但应当想到今天儿孙满堂,举杯贺寿时,正是过去父母生我辛劳痛苦之日。现在人们一到生日,就放肆杀生大宴宾客,但对父母的无量恩德,却很少想到报答,太奇怪了。

呜呼!子女一生下来,耗费父母无量精神,增添父母无量烦恼,等到父母白发苍苍,还要以杀业来拖累双亲,于心何安。从前,唐太宗贵为帝王,生日尚且不敢饮酒作乐,何况其他人呢?

敬告孝子仁人,每逢生日,应当反躬自省说:

“今天不能寻欢作乐啊。当年父母,为我这个身体,几度在生死线上挣扎,也正是在这一天。

“今天不能寻欢作乐啊。当年过此日后,慈母夜夜朝朝,抱我背我,推干就湿,几年都不能睡个好觉。

“今天不能寻欢作乐啊。我现在儿孙满堂,安享富贵,却不知父母投生何处,此刻是苦是乐。”纵然多做善事,以助阴福,还担心来不及,又怎能忍心在母难之日聚众饮酒高歌呢。

下附征事三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