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善先资集序

【原文】 圣教虽云大同,佛法实为最胜,不必深求奥义,即所制不杀一戒,可以断为圣中之圣,无可比伦矣。夫人无智愚,莫不以杀为极苦,生为大德。罪福之甚巨者,莫过于戕生止杀。而物类之好恶趋避,与人情初无少异。乃大烹用享,宴宾充庖之类,犹杂见于书传中,致使人忽于习见,狃为固然 〖狃(niǔ),为习见所拘〗。自非大雄氏,首垂禁戒,痛切提持,谁复知蠢动含灵,万物一体之义。

今儒门亦云爱物,吾未知脔割刳剔之可以称爱也。云断树杀兽,不以其时,非孝;不知太和常在,宇宙间固无可杀之时也。旱干水溢,亦知禁绝屠宰,仰格天心;而平时之鼓刀肆毒,干和酿灾者,置之不问。吾不知其解也。

经云,转轮圣王出现世间,普行教命,令除杀业,而国土人民寿命福乐,乃至不闻刀兵饥馑之名。生当劫浊,世运江河,先圣睹极重难返之势,万不得已,为害去太甚之言,而经传遗文,犹未免为饕夫藉口。言之可胜悯叹。

友人安士周子,慨然著书,警发良心,挽回杀运。搜抉分疏,披诚沥血,兼示域外之旷观,大破拘儒之陋说。期于大梦顿觉,沉疴必瘳而后已 〖瘳(chōu),病愈〗,实贪残世界中大光明幢也。

同志相劝,梓而传之。念杀为戒首,仁为善元,诸圣昭垂,决定明诲,因目之为万善先资。是编所在,无量贤圣,慈心三昧,为之护持。诸天鬼神,恭敬围绕,应以华香,而散其处。

同邑五云学人冰庵张立廉述

【译白】各种圣教在断恶行善,修身积德等方面,大体上虽说是同,但佛法确实最为殊胜,先不必深入讨论求证佛教的高深义理,单从佛陀所制定的不杀生这一戒看,就可以断定佛是圣中之圣,智慧德能无与伦比。人不论聪明愚笨,都以被杀为最苦,被救为大恩。由此可知,最大的罪过,无过于杀生,最大的福德,无过于戒杀。动物贪生怕死,趋吉避凶的本能,与人类本来就没有多少差异。

然而,为祭祀祖先鬼神或宴请亲朋好友等等,大肆杀生的事,也散记在一些史书传记中,不时可以看到。后人读书疏忽大意,不假思索,被这些错误的习见误导束缚,认为我们人类本来就该如此,这样便逐渐竞相仿效,习以为常了。若不是释迦牟尼佛来到世间,首创不杀生的戒律,并一再痛切提醒大众遵守,又有谁知道一切众生,无论大小贤愚,都有佛性,本为一体呢。

儒家也讲仁民爱物,但我不知道对动物切割剁斩,刮骨剔肉也可以称作爱。又说,在不合时令的日子里砍树杀兽,是不孝;却不知太平祥和恒常存在,宇宙间本来就没有可杀生的时候。旱涝灾害来临时,他们也知道要禁止屠宰,尊重并实践上天有好生之德的天心;但在平时却对那些任意杀生,散布流毒谬论,扰乱社会祥和,酿成现前灾祸的行为,置若罔闻,不加制止。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。

佛经上说,转轮圣王出现在世上时,会普遍推行佛的慈悲教育,让众生免除一切杀业,他所辖的国土,人民健康长寿,生活幸福快乐,甚至听不到战争饥荒等灾祸的名字。我们现前生活在这个浊恶的时代,世风不古,江河日下,古圣先贤看到这积重难返的趋势,迫不得已,只能微言大义,删去了书中一些太过严格的教导,以便后人都能遵照执行。可是,这些贪图口腹之徒,不但不体谅先圣们的良苦用心,反而从他们的经书遗著中寻找可以杀生吃肉的借口。这怎能不使人悲悯感叹。

我的道友周安士先生,有感于此而著作此书,希望能警醒世人,启发良心,挽回将来遭杀戮的劫运。先生广泛搜罗各种资料和实证,严加选择,分门别类,详加注解,抱诚守真,呕心沥血,同时还展示了佛法的博大精深,大破书呆子们的浅陋邪说。希望人们能白日梦醒,顽症得愈。这本书的确是现今贪婪,残忍世界中的一盏大明灯。

在志同道合者的劝说资助下,才得以刻版印刷,传播流通。鉴于杀为佛戒之首,仁是万善之本,众圣人的告诫教诲,已说得清楚明白。所以就把这一册命名为《万善先资》。本书所在之处,诸佛菩萨,无量贤圣都会以大慈悲心,加持保佑。诸天地鬼神,也会恭敬围绕,并播散下香花虔诚供养。

同乡五云学人冰庵主人张立廉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