谦德篇

【原文】易曰:天道亏盈而益谦,地道变盈而流谦,鬼神害盈而福谦,人道恶盈而好谦。是故谦之一卦,六爻皆吉。书曰:满招损,谦受益。余屡同诸公应试,每见寒士将达,必有一段谦光可掬。

辛未计偕,我嘉善同袍,凡十人。惟丁敬宇宾,年最少,极其谦虚。余告费锦坡曰:此兄今年必第。费曰:何以见之。余曰:惟谦受福。兄看十人中,有恂恂款款,不敢先人,如敬宇者乎。有恭敬顺承,小心谦畏,如敬宇者乎。有受侮不答,闻谤不辩,如敬宇者乎。人能如此,即天地鬼神,犹将佑之,岂有不发者。及开榜,丁果中式。

丁丑在京,与冯开之同处,见其虚己敛容,大变其幼年之习。李霁岩,直谅益友,时面攻其非,但见其平怀顺受,未尝有一言相报。余告之曰:福有福始,祸有祸先。此心果谦,天必相之 〖相(xiàng),相助〗,兄今年决第矣。已而果然。

赵裕峰光远,山东冠县人,童年举于乡,久不第。其父为嘉善三尹,随之任。慕钱明吾,而执文见之。明吾悉抹其文,赵不惟不怒,且心服而速改焉。明年,遂登第。

壬辰岁,余入觐。晤夏建所,见其人气虚意下,谦光逼人。归而告友人曰:凡天将发斯人也,未发其福,先发其慧,此慧一发,则浮者自实,肆者自敛。建所温良若此,天启之矣。及开榜,果中式。

江阴张畏岩,积学工文,有声艺林。甲午,南京乡试,寓一寺中,揭晓无名,大骂试官,以为眯目。时有一道者,在傍微笑,张遽移怒道者。道者曰:相公文必不佳。张益怒曰:汝不见我文,焉知不佳。道者曰:闻作文,贵心气和平,今听公骂詈,不平甚矣,文安得工。张不觉屈服,因就而请教焉。

道者曰:中全要命,命不该中,文虽工,无益也,须自己做个转变。张曰:既是命,如何转变。道者曰:造命者天,立命者我,力行善事,广积阴德,何福不可求哉。张曰:我贫士,何能为。道者曰:善事阴功,皆由心造,常存此心,功德无量。且如谦虚一节,并不费钱,你如何不自反,而骂试官乎。

张由此折节自持,善日加修,德日加厚。丁酉,梦至一高房,得试录一册,中多缺行。问傍人曰:此今科试录,何多缺名。曰:科第阴间三年一考较,须积德无咎者,方有名。如前所缺,皆系旧该中式,因新有薄行而去之者也。后指一行云,汝三年来,持身颇慎,或当补此,幸自爱。是科果中一百五名。

由此观之,举头三尺,决有神明。趋吉避凶,断然由我。须使我存心制行,毫不得罪于天地鬼神,而虚心屈己,使天地鬼神,时时怜我,方有受福之基。彼气盈者,必非远器,纵发亦无受用。稍有识见之士,必不忍自狭其量,而自拒其福也。

况谦则受教有地,而取善无穷,尤修业者所必不可少者也。古语云,有志于功名者,必得功名;有志于富贵者,必得富贵。人之有志,如树之有根,立定此志,须念念谦虚,尘尘方便,自然感动天地,而造福由我。今之求登科第者,初未尝有真志,不过一时意兴耳,兴到则求,兴阑则止。孟子曰:王之好乐甚,齐其庶几乎。余于科名亦然。

【译白】《易经》谦卦说,天的本性是要使盈者亏损而补偿不满者;地之本性是要使盈者溢出而流向不盈的一方;鬼神的本性是损害盈满者而福荫那些不自满者;人的本性是讨厌满盈者而喜好不自满者。所以这个谦卦,六爻都是吉祥。《书经》讲,自满招致损害,谦虚招致利益。我几次和诸位同学去参加考试,每每看到贫寒学子将要发达时,身上必定有一段谦和之光发出,仿佛可以用手捧住。

辛未年,我和同乡嘉善人一起到京城去会试,大约有十个人,只有丁敬宇最年轻,而且非常谦虚。我告诉同去会试的费锦坡说,丁敬宇同学今年一定会考中。费锦坡问我,怎样能看出来呢。我说,只有谦虚的人才可以承受福报。你看我们十人当中,有诚实厚道,一切事情不敢抢在人前,如敬宇的吗?有恭敬顺承,小心谦逊,像敬宇的吗?有受人侮辱而不回答,听到人家毁谤而不去争辩,像敬宇的吗?一个人能够做到这样,就是天地鬼神,也都要保佑他,岂有不发达的道理。等到放榜,丁敬宇果然考中。

丁丑年在京城,和冯开之住在一起,看见他总是虚心自谦,面容和顺,一点也不骄傲,大大的改变了他小时候的那种习气。他有一位正直而诚实的朋友叫李霁岩,时常当面指责他的错处,但却只看到他平心静气地接受朋友的责备,从来不反驳一句话。我告诉他说,福有福的根源,祸有祸的先兆,内心果然谦卑,上天必定护佑,相信冯开之必定能够登第。后来冯开之果然考中。

赵裕峰,名光远,是山东省冠县人。不满二十岁就中了举人,后来又参加会试,却多次不中。他的父亲是嘉善县的主任秘书,裕峰随同他父亲上任。裕峰非常羡慕嘉善县名士钱明吾的学问,就拿自己的文章去见他,而明吾把他的文章都涂抹掉了。裕峰不但不发火,并且心服口服,赶紧把自己文章的缺陷改了。如此虚心用功的年轻人,实在是少有,到了明年,裕峰就考中了。

壬辰年,我到京城觐见皇帝,见到一位叫夏建所的读书人,看到他的气质,虚怀若谷,谦光逼人。我回来告诉朋友说,凡是上天要使这个人发达,在没有发他的福前,一定先发他的智慧,这种智慧一发,浮滑的人自然会变得诚实,放肆的人自然收敛,建所温和善良到这种地步,上天一定会启发他的福报。等到放榜的时候,建所果然考中了。

江阴有一位读书人,名叫张畏岩,他的学问积得很深,文章做得很好,在读书人中很有名声。甲午年南京乡试,他借住在寺院里,等到放榜,发现榜上没有他的名字,他不服气,大骂考官,认为试官不识好文章。当时有一位修道者在旁边微笑,张畏岩马上就把怒火发在道者身上。道者说,你的文章一定不好。张畏岩更加发怒说,你没有看到我的文章,怎么知道我写得不好呢。道者说,我常听人说,做文章最要紧的是心平气和,现在听到你大骂考官,说明你的内心极为不平,你的文章又怎么会好呢。

张畏岩听了道者的话,内心自然屈服,因此向道者请教。道者说,要考中功名,全要靠命,命里不该中,文章虽好,也没用处,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。张畏岩问道,既然是命,怎样去改变呢。道者说,造命在天,立命在我。只要你尽力去做善事,多积阴德,什么福不可求得呢。张畏岩说,我是一个穷读书人,能做什么善事呢。道者说,行善事,积阴功,都是从心做出来的。只要常常存做善事,积阴功的心,功德就无量无边了。就像谦虚这件事,又不要花钱,你为什么不自我反省,反而骂考官不公平呢。

张畏岩听了道者的话,从此以后就谦卑敬人,善行每日累积,德行每日加厚。到了丁酉年,一天梦到了一处很高的房屋里,看到一本考试录取的名册,中间有许多缺行。他看不懂,就问旁边的人说,这是什么。旁边人说,这是今年考试录取的名册。而张畏岩问,为什么名册内有这么多的缺行。旁边人又回答说,阴间对考试的人,每三年考查一次,一定要积德,没有过失,这册里才会有名字。像名册前面的缺额,都是从前本该考中,但是因为他们最近犯了罪过,才把名字去掉的。后来那个人又指了一行说,你三年来,谨慎修身,或许会补上这个空缺,希望你珍重自爱,勿犯过失。果然张畏岩就在当年会考考中了第一百零五名。

以上面所讲来看,举头三尺,一定有神明。趋吉避凶,断然由我。须要使我自己存善心,行善事,对治烦恼,丝毫不得罪天地鬼神,而且还要虚心屈己,使得天地鬼神,时时哀怜我,才可以有受福的根基。那些满怀傲气的人,一定不是远大的器量,就算能发达,也不会长久享受福报,不能得到真实利益。

稍有见识的人,一定不肯限制自己的心量,而自己拒绝福报。况且谦虚的人能够受教,而获得的善业就无穷。尤其是修行的人更不可缺少谦逊。古语说,有志于功名的人,必定可以得到功名。有志于富贵的人,必定可以得到富贵。一个人有志向,如同大树有根。立定这个志向,必须念念谦虚,时时与人方便,自然会感动天地,而自邀福报。

今天求取功名的人,当初未必有真志向,不过是一时兴致。兴致来了,就去求;兴致退了,就停止。孟子对齐宣王说,大王喜好音乐,如果是喜好到了极点,能够与民同乐,那么齐国大概可以兴旺了。对于求取科名,也是这个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