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家福泽(四分律)

【原文】佛在世时,跋提城内,有大居士曰琝 (mín)(tú) ,大饶财宝,随意所欲,周给人物。仓中有孔,大如车轮,谷米自出。妇以八升米作饭,饲四部兵,及四方来者,食犹不尽。其儿以千两金,与四部兵,及四方乞者,随意不尽。其妇以一裹香涂四部兵,并四方来乞者,香故不尽。奴以一犁田,出米滋多。婢以八升谷喂四部兵之马,犹食不尽。

举家各争自己福力,琝荼问佛。佛言,若论福力,汝等共有。昔王舍城有一织师,其妇及儿,媳,奴婢,正欲食时,有辟支佛来乞食,举家各欲舍己所食奉之。辟支佛言,各减少许,于汝不少,于我得足。即便从之。辟支佛食已,踊身虚空,现诸神变,织师举家大喜。命终之后,皆生天上,余福未尽,故得如此。

[按]谚云,一人有福,拖到一屋。虽然如此,要知同在屋内,被其拖得到者,在彼亦自有福分,但福之大小,存乎其人耳。所以贵人子女,必无乞儿相貌;贱隶家僮,必无卿相八字。何则?同业相感,则同业相聚也。

【译白】佛在世时,跋提城内有一个大居士叫做琝荼,家境富裕,财宝充足,可以随心所欲地周济别人。家里的粮仓中有孔,大如车轮,谷米自然涌出。妻子用八升米作饭,给四部兵,及四方来的人吃,还吃不尽。他的儿子用千两金,给四部兵,及四方乞丐,也取用不尽。媳妇用一盒香涂四部兵,和四方乞丐,香也用不尽。奴仆用一犁田种粮食,却产米无数。婢用八升谷喂四部兵的马,谷子也吃不尽。

全家各争自己福力。琝荼问佛是什么因缘。佛说,如果论福力,你们都有。从前王舍城有一个织布师,他的妻子,及儿媳,奴婢,正要吃饭时,遇到辟支佛来乞食,全家都想拿自己所食供奉。辟支佛说,各人以少量东西布施,对你们来说已经不少,而对我来说已经足够用。大家就依从了他。辟支佛吃完,跃身虚空,现出各种神通变化,织师全家大喜。命终以后,都生天上。他们就是你家人的前身,余福未尽,所以今天还有这样的福报。

[按]谚语说,一人有福,就会利益一屋的人。虽然如此,要知能同在屋内,被利益得到的人,在他自己也有福分。只不过福的大小,各人不相同而已。所以贵人家的子女,必无乞丐的相貌。贱奴家的后代,必无卿相的八字。为什么呢。同业相感,就会同业相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