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上天福(树提伽经)

【原文】天竺国频婆娑罗王,有一大臣,名树提伽,财富无量,受用自然。一日国王坐朝,忽大风起,飘一白氎 (dié) 手巾,至于殿前,非世间物。王即遍示群臣,皆言国家将兴,天赐瑞耳。树提默然,王问其故。答曰:臣不敢欺大王,是臣家拭体巾,挂在池边,风偶吹来耳。

却后数日,有一九色金花,大如车轮,堕王殿前。王复召问,树提答言,臣不敢欺王,是臣后园萎落之花,风偶吹来耳。

王乃大惊,谓树提曰:吾欲到尔家观游,将随二十万人来,汝家能容否。对曰:悉随王意。王曰:当何日来,汝可备办。答曰:随王何日,不必预备。臣家有自然床席,不须人铺;自然饮食,不须人作;自然擎来,不须呼唤;自然擎去,不须反顾。

王即将二十万众,从其家南门入。有三十童子,端正可爱。王曰:是卿儿孙否。答曰:是臣守阖之奴。王复前行,至内阁门,有三十童女,绝世无双。王曰:是卿妇女耶。答曰:是臣守阁之婢。又复前行,至其堂前,白银为壁,水精为地。王谓是水,畏不敢前。树提曰:此地坚固无比,无物可坏。即导王登,请王坐金床上,面凭玉几。

树提伽妇从百二十重七宝帐中,徐步而出,为王作礼,方举头顷,眼中自然流泪。王问何故不悦。答曰:闻王身上烟气,是以泪出。王言,庶民燃脂,诸侯燃蜜,天子燃漆。漆亦无烟,何得泪出。树提答曰:臣家有明月神珠,挂于殿堂,昼夜无异,不须火光。堂前有十二重高楼,广博宏壮,视东见西,逡巡游览,不觉经月。大臣交章请回,王不复顾,复游园池,又经一月。树提于王回宫,尽以绫罗缯彩,施二十万众。

王告群臣,树提本是吾臣,何乃宅舍妇女,殊胜于我。我欲以四十万人,伐而取之,可乎。诸臣皆言,可伐。王即举兵,围其舍数百重。忽门中走出一力士,举金杖一拟,四十万众人马俱倒,不复能行。树提乘云母之车,出问诸人,汝等皆欲起否。皆言愿起。于是树提举手一麾,人马皆起。王知不可以势取,乃撤兵回。

[按]其后王与树提,往见世尊,问树提宿世因缘。佛言,无量世时,有一商主,在山道中行,见一病僧,发敬爱心,布施屋宇饮食,及种种资身之具,悉令无乏。因发愿云,愿我来生,受天上自然之供。又愿早成佛道,济度三恶道众生。以其布施故,今世虽在地上,犹享天福。尔时商主,树提伽是也。尔时病僧,吾身是也。

【译白】天竺国频婆娑罗王,有一位大臣,叫做树提伽,享受无量财富,受用自在。一天,国王坐朝,忽然刮起大风,吹来一块白细棉纱手巾,落到殿前,不象是人间之物。国王就拿给群臣们看,大家都说国家将要兴旺,这是天降瑞相。只有树提沉默不语,国王问他缘故,他回答说,臣不敢欺骗大王,这是臣家擦身手巾,挂在池边,大风偶然吹来罢了。

过了几天,有一朵九彩金花,大如车轮,掉落国王殿前。国王又喊树提伽询问。树提回答说,臣不敢欺骗大王,这是臣后园萎落的花,是大风偶然吹来罢了。

国王很吃惊,对树提说,我想到你家参观游览,将有二十万人跟随,你家能容纳吗?树提回答说,一一随大王意思。国王说,我会在某一天过来,你可以提前准备。树提说,随便哪一天都可以,不必预备,臣家有自然的床席,不要人铺。有自然的饮食,不要人做。自然用盘举来,不要呼唤,吃完自然拿走,不要招呼。

国王就带领二十万人,从他家南门进入,看见三十个童子端正可爱。国王问,他们是你的儿孙吗?树提回答说,这些是臣守大门的家奴。国王再前行,到内阁门,有三十个童女,绝世无双。国王问,他们是你的女儿吗?树提回答说,这些是臣守阁门的奴婢。又继续前行到堂前,白银为壁,水晶为地,国王以为是水,害怕不敢前进。树提说,这地坚固无比,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损坏它。就引导国王登上去,请国王坐在金床上,面对玉几。

树提伽的妻子从一百二十重七宝帐中,缓步走出,向国王作礼,正抬头的瞬间,眼中自然流泪,国王问她为何不高兴。回答说,闻到大王身上烟气,因此而泪出。国王说,百姓烧脂,诸侯烧蜜,天子烧漆,漆又没有烟,怎么会熏出眼泪呢。树提回答说,臣家有明月神珠,挂于殿堂,昼夜无异,不要火光。堂前有十二重高楼,广大宏伟,看东见西,国王徘徊游览,不知不觉过了一个月。大臣报告应该回去,国王不去理会。继续游览园池,又过了一个月。树提在国王回宫时,用绫罗缯彩,布施二十万人。

国王对群臣们说,树提本是我的臣子,为什么他的家宅、妇女都超过我呢。我想用四十万人,讨伐他并夺取他的财富,可以吗?诸位大臣都说可以。国王就调动兵力,把树提家团团围住,围了几百重。忽然从树提门中走出一个大力士,举金杖一比划,四十万人马都倒下去了,无法再起来。树提乘云母宝车,出门问外面人,你们都想起来吗?大家都说愿意起来。于是树提举手一挥,人马都起来了。国王知道不能用势力夺取,就撤兵回去了。

[按]以后国王与树提,前往拜见世尊,询问树提前世因缘。佛说,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商人,在山道中走路,看见一个病僧,发敬爱心,布施屋宇饮食,及种种生活用具,使他一切都不缺乏。然后以此功德回向发愿说,愿我来生,享受天上自然的供养。又愿早成佛道,济度三恶道众生。因为他布施的缘故,所以今世虽在地上,却享受天福。当时的商人就是树提伽,当时的病僧就是我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