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神示报(苏郡共知)

【原文】康熙初年,檀香甚贵。苏郡有香铺,以三金请檀香观音像一尊,因私计曰:若以此像作檀条卖,可得十六金。将毁之。有一佣工人惧罪,于中力阻。而香铺之婿,以迎妻归,适在岳丈家,止佣者曰:汝为佣人,何预汝事,听之可也。

其夜,香铺之女腹痛,不能归家,留三日。其明日,街上有六岁童子,随父行路,忽指香铺问父曰:彼家屋上,何故用红封条封锁。父以为妄,禁之勿言。是夜,香铺回禄,止焚一家,合门尽死。其婿欲从楼上屋窦中钻出,而有物碍定,竟死焰中。其佣工人,先于晨朝,有别香铺来强邀去二日,遂以得免。

[按]毁坏佛像,出佛身血,是五无间地狱因。故不行劝阻,即有恶曜加临。片刻善心,便有吉神拥护。婿与佣人,立心稍异,一则本欲归家,而使其不归,一则不欲他往,而强之他往。真所谓祸福无门,唯人自召矣。

【译白】康熙初年,檀香价格很昂贵。苏郡有一家香铺,用三金请檀香观音像一尊,家人私下里商量说,如果用观音像作檀条卖,总共可得十六金。于是将要毁坏佛像,一个雇佣的工人害怕得罪,极力阻止。这时香铺家的女婿,正好来迎妻回去,住在岳父家,对佣人说,你是佣人,关你何事。你听从吩咐就可以了。

这天夜里香铺家的女儿腹痛,不能回家,要留三天。第二天,街上有一个六岁儿童,随父走路,忽然指着香铺问父亲说,那家屋上为什么用红封条封锁。父亲以为小孩胡说,就不让他说。这天晚上香铺发生了火灾,只烧毁了香铺一家,全家人都被烧死了。女婿想从楼上窗孔中钻出,被一物拦住,死在火焰中。那个阻拦的佣工,在当天早晨,被另外一家香铺来强行邀去做两天工,因此免除了火灾。

[按]毁坏佛像,出佛身血,是五无间地狱的罪因。如果不进行劝阻,就会有恶星降临;发片刻善心,便有吉神拥护。这个女婿与佣人,存心稍有差异,结果就完全不同,一个本想回家,却使他不归。一个不想他往,却强迫他往。真所谓祸福无门,唯人自召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