寇不能劫(感应篇注证)

【原文】明嘉靖初年,仪真县金某,开典铺于镇。是时江寇窃发,劫掠富家殆尽,独金氏当铺无恙,有司疑其与盗相通。及寇被获,诘其何故不及金姓,因言几次往劫,见屋上有金甲神无数,故不敢犯。

官犹未信,呼地邻询之,皆曰:金某实系积德。各典出轻入重,惟彼出入公平,估物甚宽,限期更远。且访知亲邻之老而贫者,破例免息。又冬则免寒衣之息,夏则免暑衣之息,岁以为常。天佑善人,故吉神拥护耳。令大加称赏。直指闻之,旌其门闾。

[按]典铺本属便民,独其轻出重入,于贫民面上,分毫不假借,不免涉于市井耳。金某不惟无此弊窦,并能格外施仁,岂火盗官非所能损其福泽。

【译白】明朝嘉靖初年,仪真县的金某在镇上开典当铺。当时盗贼暗中出发,抢劫了所有富家的财产,惟独金氏当铺无恙。官府就怀疑他与盗贼串通。等到捕获盗贼后,查问他们为什么不抢金姓,盗贼说几次前往抢劫,都看见屋上有无数金甲神,所以不敢侵犯。

官员听后犹然不信,喊当地邻居询问,都说金某实是积德善人,所有典铺都是出轻入重,只有他出入公平,对典当物品的估价很高,而换钱赎物的期限又很长。并且访知亲邻年老贫困的人,就破例免除利息。并且冬天则免除寒衣的利息,夏天则免除暑衣的利息。年年如是。上天保佑善人,所以会有吉神拥护。县令听后大加赞赏,直指听闻后也表彰了金氏。

[按]典铺本来是为了方便百姓,而有些人却以此谋私利,轻出重入,毫不顾忌贫民百姓的遭遇,如同市井小人。但金某不但没有这个过失,并能力行仁义道德。这样的好人,他的福报难道是盗贼、贪官所能损耗的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