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心疗治(懿行录)

【原文】明,潘夔 (kuí),号僦庵,乌程人,精于岐黄,留心利济。岁大疫,赖公起者八九,而不计药本。邻有赵某,尝讼公于官。而病甚剧,谓其子曰:能生我者,潘公也。其子谓方与潘讼,奈何。赵曰:吾虽恶之,然其心甚慈,必不害我。公遂悉心调治,病以得痊。公三子,伯骧 (xiāng),桂阳令。仲骖 (cān),翰林编修。季驯,宫保尚书。公赠如其官。孙大复,丙戌进士。

[按]救人之念既切,则报复之念自轻。至讼我之人,亦思归命而望救,则所感乎人者亦深矣。

【译白】明朝潘夔,号僦庵,乌程人,精通医术,发心济世救人。有一年,瘟疫流行,依赖潘夔而治好病的人十有八九,潘夔治病救人而不计用药成本。邻居的赵某曾经向官府告过潘夔,这时也病得很严重,他对儿子说,能救活我的人,只有潘公了。儿子说,刚刚告了他的状,怎么办呢。赵某说,我虽然得罪了潘公,但潘公心地仁慈,一定不会看着我死的。于是就请来潘公,潘公悉心治疗,把赵某的病治好了。后来潘公的三个儿子,大儿子骧作了桂阳令,二儿子骖作了翰林编修,三儿子驯作了宫保尚书,潘公也得到了相应的封号,孙子大复也在丙戌年得中进士。

[按]救人的念头既然迫切,那么报复的念头就自然轻了,乃至于告他状的人,也指望他挽救,实在是因为他平时的德行感人至深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