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猎心喜(性理宗旨)

【原文】宋河南程颢,字伯淳,学者称为明道先生。少年好猎,后见濂溪周先生,顿除其习。自谓无此好矣。濂溪曰:何言之易也,但此心潜隐未发耳。一日萌动,复如前矣。越十二年,偶见猎者,果有喜心,乃信濂溪之言不谬。

[按]戒杀放生,乃为善去恶中极容易事;断除畋猎,又戒杀放生最粗浅事。以明道先生之贤,又经十二年之学道,而方寸杀机,尚未断尽;宜乎精严戒律之高僧,天神皆为敬礼也。厥后先生主上元县簿,见乡多胶竿以取鸟者,先生命尽折其竿,且下令禁止。想此时一片杀机尽断矣。岂特十年读书,方去得一矜字;十年读书,方去得状元二字乎。

【译白】宋河南程颢,字伯淳,学者称为明道先生。少年好猎,后来见到周濂溪先生,顿时革除旧习,自认为已经没有这个爱好了。濂溪先生说,你怎么能说得这样轻松。现在只不过隐藏在心里没有萌发罢了。一旦萌动,就和以前一样了。过了十二年,明道先生偶然看到人打猎,果然还有喜心。这才相信濂溪先生的话不错。

[按]戒杀放生,是为善去恶中最容易做的事。断除打猎,又是戒杀放生中最粗浅的事。凭借明道先生的贤德,又经十二年之学道,一点杀机尚未断尽。无怪天神都向那些戒律精严的高僧敬礼。后来明道先生担任上元县薄,看见乡下很多人用胶竿取鸟,先生命令把胶竿全部折断,并且下令禁止捕鸟。我想此时他的一片杀机真正是尽断了。何止是十年读书,才去掉一个矜字;十年读书,才去掉状元二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