慎独知于衾影

慎独知于衾影

【原文】[发明]君子小人之分,不过为己为人之别。人若有志为己,而于隐微幽独之处,不能刻刻防闲,战兢惕厉,则为己之功,终有疏漏。古人云独行不愧影,独卧不愧衾。能到衾影不愧时,方是慎到极处。

此句,即上文见先哲于羹墙之实际,亦即下文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之本领。独知不是空空一慎,须知前后皆有工夫。慎独以前,须用学问思辨;慎独以后,不过笃行而已。此与上句,用意最深,工夫最细,分明是帝君自道其所得,不许俗人问津。

独知之时,独知之境,人人皆有,各各不同。名者,有名者之独知;利者,有利者之独知。要皆业识茫茫,不知觉悟。譬之龙不见石,鱼不见水,人不见尘,血肉之躯不见鬼祟,自然之势也。若于昧爽 〖凌晨〗 之时,回光返照,试问吾于父母兄弟前,稍能尽其孝弟否?
于亲族朋友间,果能以诚相与,耦居 〖在一起同住〗 无猜否?
于临财之际,果能见利思义,不受人间造孽钱否?
于行住坐卧中,曾念及天地父母之恩,思欲报答否?
每日自朝至暮,曾有一二时中发济人利物之念否?
于美色不留盼否?
见人得意时,无嫉妒之心否?
于处顺境时,果能以卑自牧,不骄奢否?
不凌虐无告人否 〖无告,指无依无靠,处境穷困〗
饮食当前,能念及农夫之憔悴否?
见贫者来乞,必能稍有以周之,无厌恶之心否?
如是逐一检点,则独知之际,必有大不慊 (qiè) 于怀 〖指心中愧疚不安〗 者,岂容轻于自恕乎?

【译白】(发明)君子小人的分别,不过是为自己为他人的区别。人如果立志为自己着想,若在内心隐微处以及幽居独处时,不能时刻防止恶念恶行,不能诚敬身心、谨慎小心,那么为己的功夫终究会有疏漏。古人说独行不愧影,独卧不愧被。能到影被不愧时,慎独的功夫才算是做到了顶点。

这一句,即上文“见先哲于羹墙”的实际,也是下文“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”之本领。独知不是空空一慎,必须知道前后都有工夫。慎独以前,须博学之,审问之,慎思之,明辨之。慎独以后,不过是笃行落实而已。此与上句,用意最深,工夫最细,分明是帝君说自己的所得,不许俗人问津。

独知之时,独知之境,人人皆有,各各不同。名者有名者的独知,利者有利者的独知。都是业深如海,不知觉悟。譬如龙不见石,鱼不见水,人不见尘,血肉之躯不见鬼祟,这是自然之势。如果凌晨的时候,回光返照。反省自己在父母兄弟前稍能尽到孝弟吗?

在亲族朋友间果然能够以诚相待,生活在一起不互相欺骗吗?

在对待钱财时果然能够见利思义,不接受人间造孽钱吗?

在行住坐卧中,曾经想到天地父母的恩德,想要报答吗?

每天从早到晚,有过一点时间,发济人利物的念头吗?

对美色能不留恋吗?

见人得意时,能做到无嫉妒心吗?

在处顺境时,果然能够放下自己,不骄奢贪恋、不欺负穷困之人吗?

吃饭时能想到农夫的辛苦吗?

看见贫穷的人来乞讨,一定能够布施一点,无厌恶心吗?

这样逐一检点,那么独知之际,一定有很多惭愧的地方,不能轻易的宽恕自己。

下附征事三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