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尧之服

【原文】服者,事也。尚书缵禹旧服 〖缵(zuǎn),继承〗,以常旧服等,皆作事字解。服尧之服,犹言事尧之事也。下文诵尧之言,行尧之行,正是服尧之服注解。当与君子动而世为天下道动字,一例看。今注中谓,曹交衣冠,言动不循礼,故以此告之。则服字竟作衣服之服矣。但尧之所服,乃日月星辰之十二章,曹交如何可服。若云尧所制之法服,则衣冠服色,随代变更,生今反古,宣圣 〖孔子〗 所戒。曹交生于周末,忽教其服千八百年以前之古服,似乎怪诞。至于桀虽无道,其所服者,亦必天子之服,决不曰吾是无道之主,别作无道之衣冠,以遗后世。曹交何自仿其遗制而服之邪。故不如训作事字之说为当。

[按]书者,圣贤之书。理者,天下古今之理也。天下古今之理,天下古今皆可言之。所以古人著书,必曰:以俟后之君子。其心甚望后人转胜前人,非欲其一代不如一代也。若谓已有定解,后人即有发明,不许吐露一字,是为一先儒而障天下后世之口矣,可乎哉。

【译白】服就是事。尚书继承禹旧服,以常旧服,都作事字解释。“服尧之服”,也就是说继承尧的事业。下文诵尧的言语,实行尧的做法,正是服尧之服的注解,应当与“君子动而世为天下道”中的动字一样看。现在注释中说曹交衣冠言行不合礼,故以此告诉他,那么服字就作衣服的服了。但尧所穿着,即日月星辰的十二章,曹交怎么能穿。如果说是尧所制的法服,那么衣冠服色,随代变更,生今返古,孔子所戒。曹交生于周末,忽然教他穿一千八百年以前的古服,似乎怪诞。至于桀虽无道,他所穿的也一定是天子的服装,决不会说我是无道君主,另外做无道的衣冠,流传后世。曹交怎么能够仿制旧服而穿呢。所以不如作事字解释妥当。

[按]书是圣贤的书,理是天下古今的理,天下古今的理,天下古今都可议论。所以古人著书,一定说等后来的君子有新的发明,心里很希望后人胜过前人,不是希望一代不如一代。如果说已有定解,后人即有发明,不许吐露一字,这不是被一先儒而拦住了天下后世的口了,能这样做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