物有本末节

【原文】注以此节为结上文。故以物有本末,为结首节。而以事有终始,为结次节。此向来定解也。然玩通章文势,此节当是起下两节耳。所谓物者,即身,心,意,知,家,国,天下也。所谓事者,即格,致,诚,正,修,齐,治,平也。物字,事字,如此配合,不惟确切不浮,兼亦功力悉敌。以国与天下并言,则国为本,而天下为末。以家与国并言,则家为本,而国又为末。推而至于身,心,意,知,亦复如是。

是本末二字,有节节灵活之妙也。以治与平对观,则治为始,而平为终。以齐与治对观,则齐为始,而治又为终。推而至于格,致,诚,正,亦复如是。是终始二字,有节节灵活之妙也。本末,终始,既节节活,则先后二字,亦节节活,并近道二字,亦节节活矣。

盖此节尚是虚笼法,引起八条目之义,所以直接古之欲明明德两节,缴足知所先后二语。若以物有本末结首节,事有终始结次节,配合便多牵强。盖知止一节,本从止至善句申说而出,对上节不过。而物有本末两句,明系势均力敌之文也。况天下岂有心不妄动,可称之为事。所处而安,可称之为事者乎。事字既欠妥,则先后亦欠妥,并近道亦欠妥矣。此虽无关大旨,然或稍可发明圣经,何妨姑存其说。

【译白】注释以这一节是总结上文,故以物有本末,为总结前节,而以事有终始,总结后节。这是向来固定的解释。但是去体会这一章文势,此节应当是启下两节。物的意思,即是身心意知家国天下。事的意思,即是格致诚正修齐治平。物字事字,如此配合,不惟确切不浮,关系也很对仗。从国与天下来说,则国为本,天下为末。从家与国来说,则家为本,国又为末。推广到身心意知,也是这样。

这本末二字,有节节灵活的妙处。从治与平相对来看,则治为始,平为终。从齐与治相对来看,则齐为始,治又为终。推广到格致诚正,也是这样。这终始二字,有节节灵活的妙处。本末终始,既节节活,则先后二字,也节节活,连近道二字,也节节活了。

因为这一节是虚起一笔,引起下面八条目的字义,所以直接“古之欲明明德”两节,缴足“知所先后”二语。如果以“物有本末”总结前节,“事有终始”总结后节,配合便多牵强。因为“知止”一节,本从“止至善”句引申说出,与上节紧密相连。而“物有本末”两句,明明是势均力敌的文字。何况天下难道有心不妄动,可称它为事,所处而安,可称它为事吗?事字既欠妥,则先后也欠妥,并近道也欠妥了。这里虽无关大旨,但如果今后有人要阐明圣人经典的真意,何妨暂时把我这个看法存留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