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先哲于羹墙

见先哲于羹墙

【原文】[发明]先哲者,谓往古圣贤。见之云者,谓心慕身行,如或见之也。羹墙二字,勿泥,当与参前倚衡一例看 〖论语卫灵公篇,孔子教诫子张,君子于忠信笃敬,立则见其参于前,在舆则见其倚于衡,应念念不忘,时刻如在目前〗

圣贤道理,随处发现流行,活泼泼地。倘执著行迹,稍存意,必,固,我,是犹叶公但知画龙,而不知有真龙矣 〖论语子罕篇,子绝四,毋意,毋必,毋固,毋我。孔子一生以四绝要求自己。即不悬空猜测,不绝对肯定,不拘泥固执,不唯我独是〗。余昔年偶见一人,手执《中庸》,因与论中庸大义。且告之曰:中庸本无形相,若执定三十三章者以为真中庸,孔颜之道,尚未梦见。其人大怒曰:君是禅学,非吾儒道。遂将中庸反掷于案上。余曰:子诚小人矣。其人问故,余曰:仲尼不尝曰君子中庸,小人反中庸乎。今子反中庸于桌子上矣。其人曰:小人反中庸,岂反置手内所执者乎。余笑曰:然则吾所谓无相之中庸者,固如此也。其人默然有省。

一日,有人举尽信书,不如无书之说。余曰:此语却未敢便道孟夫子说得是。此友拂然,余微笑。其人良久,始恍然曰:君可谓善读孟子者矣,我几为君所卖。

尧舜禹汤文武周孔颜曾往矣,要其遗文固在也。闲尝神游千古,网罗百家之言以读之,反覆沉思,参以先儒议论。若其言与吾合,则密咏恬吟,悠然神往。间有一二欲合而必不可者,则笔之于书,质诸至圣先师,俾存其说于天壤。故三十年来,曾有《质孔说》一编,以自娱玩。非敢谓如见先哲也,只期发明圣学,不负先哲之训已耳。爰摘数条,以公同志。

【译白】(发明)先哲就是指古圣先贤,见的意思,就是指心里仰慕,身体力行,那么就等于见到了。羹墙两字,不要拘泥,指言行要讲究忠信笃敬,站着就仿佛看见“忠信笃敬”四字展现于眼前,乘车就好像看见这几个字在车辕的横木上。

圣贤的道理,要在生活中随处发现实践,活泼泼地落实。如果执著于表面现象,悬空猜测,绝对肯定,拘泥固执,自以为是,那就如同叶公好龙,只知画上的龙,却不知有真龙。我从前偶然遇见一个人,手拿《中庸》,就与他论中庸大义,告诉他说,中庸本来没有具体的形象,如果指定三十三章就是真正的中庸,那么孔子,颜子的大道,就还没有见到啊。这个人大怒说,你是禅学,不懂我们儒家的道理。就把《中庸》反抛在桌子上。我说,你确实够得上一个小人了。这个人问是什么缘故。我说,孔子不常说君子中庸,小人反中庸吗?现在你不就是把中庸反在桌子上了吗?这个人说,小人反中庸,难道就是反手内所拿的中庸吗?我笑着说,我所说无相中庸的道理,就是如此。这个人沉默不言,似乎有所觉悟。

有一天有朋友谈及“尽信书不如无书”的说法,我说,这句话却不能轻易就说孟夫子说得对。这个朋友很不高兴。我微笑不语。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他恍然大悟说,您真是善读孟子的人了,我几乎被您卖了。

尧舜禹汤文武周孔颜都是过往圣人了,但他们留下的书籍还在世。我闲暇时曾经投入到圣贤经典中,搜集百家的言论来阅读,反复沉思,又参考先儒的议论。如果言论与我的心相应,就细细吟读品尝体味,悠然神往那种非凡的境界。间或有一二句言论想要融合但却做不到,就把它记录下来,向至圣先师质疑,使他们的学说永存于天地之间。所以三十年来,写有《质孔说》一本,自己咀嚼体味。不敢说我自己见到了先哲,只是希望阐明圣人的学说,不辜负先哲的谆谆告诫。现摘录几条,向同志公布。

下附《质孔说》七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