弃妻重娶(沈永思说)

【原文】娄县顾元吉,初作吏,手不释卷,后为诸生,试辄冠军,生徒日众。然每入场辄见有妇女随之,文思遂乱。盖顾少年曾聘一妻,以其出自寒微也,竟不娶,致彼抑郁而死。晚年得狂疾,屡欲自击其阴,门人尝坚护之,少懈,辄欲奋击。既而行至桥上,见河水甚清,叹曰:此处可葬我。遂自投而死。时康熙某年六月初一日也。

[按]以寒微而弃之,天必使其终于寒微矣。宜其具此文才,讫无成就,终葬江鱼之腹也。

【译白】娄县顾元吉,初作官吏,发奋学习,手不释卷,后来考上了诸生。考试常常得第一名,他的学生与日俱增。后来每次入场就看见有一个妇女跟随他,使他文思混乱。原来顾元吉在少年时曾经聘了一个妻子,因为她出身寒门,竟然没有娶她,致使那个女子抑郁而死。顾元吉到了晚年得了疯病,多次想要自击下身,门人就看护他。稍微一松懈,就又要猛击。不久走到一座桥上,看见河水很清,感叹说,此处可以葬我。随即投水而死。当时是康熙某年六月初一日。

[按]因为别人出身寒微就抛弃别人,上天一定也会使他自己终身寒微。难怪顾元吉虽有文才,却无成就,最终葬身渔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