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策去毒

【原文】战国七雄蜂起时,无不斗智角力,全以机械用事。小人见之,击节叹赏,以为得计;君子观之,唯有感慨咨嗟,觉其可怜而已。譬之鸩酒,暂时止渴,其毒难医。平湖陆稼书先生,选《战国策》,将说士用贪用诈之事,尽行删去。独留彼善于此,数十篇文字,名之曰《国策去毒》。可谓读书有真眼,不被古人瞒者矣。

[按]知国策中有毒,秦汉以后之书,亦皆不免于毒可知。但其毒不同,存乎明眼人之静观耳。即如先生著述,发明书理固多,其中蹈常袭故,附和于俗见者,亦或间有。吾是以读先生之书,即用先生读国策之法。非敢轻有訾议也,书是天下古今公共之物,道是吾性分中自有之理,爱先生,则不敢媚先生,徇先生矣。

【译白】战国七雄混战时,无不是斗狠逞强,勾心斗角,全用计谋巧算行事。所以小人看见,就拍掌叹赏,以为计谋得逞。而在君子看来,就只有感慨叹息,觉得这些人可怜。譬如鸩酒,虽然能暂时止渴,但却能毒死人。平湖陆嫁书先生,选辑《战国策》,把那些游说之士用贪用诈的事情,全部删除,仅留一些好事,把这几十篇文章取名为《国策去毒》。陆先生真是读书有眼力的人,不被古人瞒了。

[按]知道《战国策》当中有毒,秦汉以后的书,也不免于有毒,只不过毒性不同,明眼人仔细观察就可以看出来。即使象陆先生的著述,阐明书理固然很多,但其中也有落于俗套,附和俗见的地方。因此我读陆先生的书,就用陆先生读《战国策》的办法,并不是轻易抵毁陆先生。书是天下公共的,道是我自性中本自具足的。爱先生,就不敢谄媚先生,曲从先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