绮语华报(沈永思说)

【原文】宜兴潘书升,讳宗洛,康熙甲子年秋,梦至关帝殿。适在散卷,唱首名人到,随即踢下。第二名,乃即己也。唱第三,第五名,俱不到。又见壁上挂一黄榜,榜首之名,乃为楫二字,独不见其姓。俄而赤面者,提其首所戴盔,加于潘首。

觉而讶之,及榜发,潘果得元。因遍访名为楫者,既而知为娄县之傅鹿野,特往拜之。而傅素有文誉,主司果拟第一,首二场文,评阅甚佳,因失第三场卷,遂至摈弃。盖傅之为人,有口才,生平最多绮语,好扬人短,故得斯报。揭晓后,主司甚爱其文,特请会面。自后傅怏怏抱恨,不逾时,而以鼓胀暴亡 〖华报,与正报密切相关,而在其之前所受的业报,其程度一般比正报要轻〗

[按]文人口业,绮语独多。他人刺心之事,彼偏能以谈笑出之。在我之口头愈快,则在彼之抱恨愈深。每见慧业文人,往往贫穷彻骨,潦倒不堪,甚至反不如负贩小民,得以稍安其衣食。岂必尽属生前之故乎?苟能立心仁厚,常以隐恶扬善为怀,则口四恶业,不期寡而自寡矣。

【译白】宜兴潘书升,讳宗洛,康熙甲子年秋,梦见自己到关帝殿,适逢里面正在发卷,喊第一个人到,马上就把他踢了下去,第二名就是自己,第三名,第五名都不到。又看见墙壁上挂了一张黄榜,榜首的名字是为楫两个字,看不见姓。不久,一个红面人,提起所戴头盔,放到潘书升的头上。潘书升醒来后,感到很惊讶。

等到发榜,潘书升果然得第一名。潘书升又到处访问叫为楫的人,不久就访知是娄县的傅鹿野。特意前往拜访,得知傅平素很有文名,主考官果然把他定为第一名,开头两场考试的文章,评价很高,因为丢失了第三场卷,所以就除了名。原来傅有口才,平生说了很多绮语,喜欢议论别人的短处,所以得到这个报应。考试揭晓后,主考官很爱他的文章,特意喊他见面。以后傅就怏怏不乐,非常苦闷,没过多久,就因腹胀而暴亡。

[按]文人所造的口业,绮语最多,别人刺心的事,他偏偏能在谈笑风生中说出来,在我的口头越是顺口,别人心里的怨恨就越深。常常看见一些聪明的文人,往往贫困潦倒,甚至还不如做小生意的人,小生意的人尚且能够满足衣食之需。难道全是前世的缘故吗?如果能够心地仁厚,常以隐恶扬善为怀,那么妄言、绮语、两舌、恶口这四种口业,不去禁止就自然止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