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须隐恶扬善

常须隐恶扬善

【原文】[发明]奸人早作夜思,不遗余力者,恶之实。而其消沮闭藏,惟恐人知者,恶之名。恶而不隐,势必转相传播,无地自容。先哲有云:闻人有过,如闻父母之名,耳可得而闻,口不可得而言。

大哉!仁人君子之论也。彼轻薄庸流,往往喜闻人过,惯以传述之词,据为确实之论,甚至粉饰增添,丧人名节。其有不显遭人祸,阴受天诛者,几希矣。

恶之在细行者,固当隐;恶之在大节者,尤当隐。恶之在男子者,固宜隐;恶之在妇女者,尤宜隐。恶之在自身者,固不容不隐;恶之在祖先者,尤不容不隐。总是恶名愈大,则吾隐之之功愈大。其无志隐恶者,皆其无福隐恶者也。

孔子论益者之乐,必曰:乐道人之善。道之云者,即扬之谓也。善言善行,人之所难。苟有一德,人即传播,则善者益进于善,此即与人为善之意也。是故善在圣贤,可以鼓励风俗;善在乡党,可以式化顽愚。其机全在揄扬赞叹,不没人善之心而已。

◎善字,所该甚广,当兼言行大小,远近闻见而言。扬字,所该亦广,兼笔舌劝化,自作教他而言。

【译白】(发明)奸恶的人提前准备作恶,作恶时不遗余力,这是作恶的事实。而他销毁证据,隐藏赃物,生怕别人知道,这是作恶的名声。名声不能隐蔽,就会互相辗转传播,使作恶者无法见人。先哲说,听说人有过错,就好象听到了父母的名字,可以从别人口里得知,而口不能说出去。

仁人君子的言论真是至理啊。那些轻薄平庸的人往往喜欢听闻别人的过错,习惯把互相谣传的话,作为确实的结论,甚至还要添油加醋,败坏别人的名声。这样的人不遇到横祸,不遭天谴,是很稀少的。

小的恶行,应当要隐藏。大的恶行,尤其要隐藏。男子作了恶,固然应当隐藏。女人作了恶,尤其应当隐藏。自己作了恶,固然不能不隐藏。祖先作了恶,尤其不能不隐藏。总之,恶的名声越大,我隐藏对方恶行的功德也越大。那些没有志向隐恶的人,都是没有福报隐恶的人。

孔子谈到有益的快乐,一定说,喜欢讲别人的好处。所谓道就是赞扬和宣传。说好话,做好事,是人难以做到的。如果一个人有一处优点,大家就加以宣传,那么好人就会更加上进,这就是与人为善的意思。因此圣人讲善,可以转变社会风气。百姓讲善,可以感化愚顽恶人。关键就是赞叹宣传人的长处,不隐没人的善心而已。

善字的意思包括很多,无论是言语的善或行为的善、大善或小善,远方近处的见闻都要包含在内。扬字的意思也包括很多,无论是言语宣扬或书面宣扬,自己宣扬或教他人宣扬都应包含在内。

下附征事三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