党恶杀身(昆山共知)

【原文】昆山甫里镇马继,自恃拳棒,结拜兄弟数人,日事杯酒。邻近有贾人,家本饶裕,二子误入其党。一日,马见客人钟聪,在镇收钱数百千,欲劫之,邀其党同行,二子不知其故。舟过莲花墩,尾客船,数人从后钩住,尽劫其钱。钟客登岸号呼,近岸乡民,四起逐之。适遇捕盗船到,协力擒拿,无一免者。马继等先后死狱中,止存陈贵,顾祖,朱二,于康熙十一年七月,枭斩半山桥上。贾人二子,有口难辩,竟陷大辟 〖死刑〗

[按]又有一人,受人所赠之衣,不知其为盗也。后失衣者,执以闻官,竟毙于狱。然则见恶者,可不凛然知惧乎。

【译白】昆山甫里镇的马继,凭借自己的拳棒功夫,结拜兄弟数人,每天喝酒取乐。邻近有一个商人,家里原本很宽裕,两个儿子误入马继团伙。有一天,马继看见客人钟聪,在镇上收了很多钱,就想抢劫他,邀集同伙一同作案,商人的两个儿子不知道是干什么事,也跟着去了。

马继一伙人乘船过莲花墩,追上了客船,几个人从后面把船钩住,抢劫钱财。钟聪上岸后大喊抓贼,靠岸的乡民,从四面八方跑过来,追赶马继一伙人。这个时候正碰上捕盗船到来,大家齐心协力把这一团伙全部抓住,没有一人漏网。马继等人先后死于狱中,只存下陈贵,顾祖,朱二,在康熙十一年七月斩首于半山桥上。商人的两个儿子,虽然不知道是去抢劫,但是加入了团伙,有口难辩,也被斩首了。

[按]又有一个人,接受了别人送的衣服,不知道这衣服是盗来的,后来因为被失衣的人抓住带到官府惩治,竟然死在了狱中。如此看来,遇见恶人,怎么能不提高警惕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