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人恻隐(功过格)

【原文】衡湘梅公,初为固安令。一日有内监,馈公豚蹄,乞为追负。公烹蹄,召内监饮,并呼负债者至前,诃之,其人诉以贫。公叱曰:贵人债,敢以贫辞乎。今日必偿,少迟,死杖下矣。负者泣而去,内监意似恻然。公复呼来,频蹙曰:吾固知汝贫,然则无可奈何,亟卖尔妻与子,持钱来。但吾为民父母,何忍使汝骨肉骤离。姑宽一日,归与妻子诀别,此生不得相见矣。负者不觉大恸。公泣,内监亦泣,辞不愿偿,遂毁其券。后公至侍郎,功名特显。

[按]既不徇内监之嘱托,复不伤内监之情面,使一片贪暴之心,潜移默化者,其机止在动其不忍之良耳。

【译白】衡湘梅公,曾经作固安令。有一天,一个内监赠送他一只猪蹄,请他帮忙追回欠债。梅公烹煮了猪蹄,喊内监一同饮酒。又把欠债人召来,斥责他为何不还债,他诉说太贫穷。梅公说,欠贵人的债,敢用贫穷来推辞吗?今天一定要还,再迟疑的话,就要死在板子下了。

欠债人哭着向外走去,内监见状露出了同情的样子,梅公马上又把欠债人喊回来,皱着眉头说,我本来知道你很贫穷,现在也没有办法。只能要你快点卖了妻子儿女,拿钱来。但我身为百姓的父母官,怎么能忍心使你家骨肉马上分离,暂且宽限一天,让你回去与妻子儿女告别,从此以后就不能再见面了。欠债人痛哭流涕,梅公也忍不住哭泣,内监也哭了起来,不想再讨债,就当场毁了债券。后来梅公升官做到侍郎,名声显贵。

[按]既没有听从内监的嘱托,又不伤内监的情面,使一片贪暴的心,不知不觉地转变了。关键只是在引发了人的恻隐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