希旨诬良(冥祥记)

【原文】梁曲阿人宏某,家赀巨富。往湘州贩木,经营数年,始购得巨木数筏,皆长五十余丈,世所罕有。时武帝欲为文皇帝陵上建寺,欲购名材。而宏氏之木,适运至南津。南津尉孟少卿,希朝廷旨 〖希旨,曲意逢迎上意〗,妄思擢用。乃搜取宏氏所赍衣服财物,诬为劫取,又云造作过制,非商贾所宜。遂没其木筏入官,处以重典。

宏某临刑之日,命妻子多具黄纸笔墨于棺中,又书少卿姓名数十,吞之。方过一月,少卿忽见宏某来索命,初犹捍避,以后但言乞恩,呕血而死。凡诸狱官,及主书舍人,预此狱事者,几月之内,相继夭亡。皇基寺营构方讫,随遭天火,柱木之埋在地下者,皆化成灰,无有留余。

[按]甚矣,末劫之福德渐减,货物渐低也。自梁至今,不过千余年耳,此时求深山中二十余丈之木,已不可得,况五十丈乎。总是人愈贫,则财木之遭斧斤也愈急,矧 (shěn) 又加以地力之渐薄乎。隋唐以前,稻禾之穗,皆长盈尺,而菜果之甘美,花卉之香艳者,渐渐今不如昔。嗟乎!此种事理,措大有所不知,即或告之,又谁信之。

【译白】梁曲阿人宏某,家财万贯,到湘州贩卖木材,经营几年后,买得巨木数筏,都长达五十多丈,世所罕见。当时武帝想要在文皇帝的陵墓上建寺,要购买名贵木材。宏某的木材,正在这时,运到南津。南津尉孟少卿,为了迎合皇上的旨意,妄图占有。就搜取宏某的衣服财物,诬蔑他是抢劫得来的。又说他的木排超过了规定,不是商人所能经营的。把全部木筏没收,处以死刑。

宏某在临刑那一天,叫妻子在棺材里面多放黄纸和笔墨,又写了少卿等名字几十个,吞下肚子。死后才过一个月,少卿忽然看见宏某来讨命。开始时还能强力回避,之后口里就只能讲开恩,之后吐血而死。其他与本案有关的官员,几个月之内也都相继死亡。皇基寺刚刚建造完工,就遇上一场大火,大柱木头埋在地下的,全部化为灰烬,没有一点留下。

[按]可叹啊!末劫众生福德减少,货物变得低劣。从梁朝到今天,只不过千多年而已,但今天到深山老林中去寻找二十多丈的树木已经找不到了,何况五十多丈长的呢。总是人越穷,木材遭受砍伐就越厉害,又加上土地的力量逐渐微薄。隋唐以前,稻禾的穗,都有一尺多长。菜果的甘美,花卉的香艳,今天也都比不上了。唉。这样的事理,有许多读书人也不知道,即使讲出来,又未必有人相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