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闱〖闱,科举时代的考场〗偿业(闱中共见)

【原文】合肥许某,望族也,其兄曾为某省学政。有保等士子,勉措二百金,托许拔在三等。许收金诺之,偶以多事遗忘,未与干事。比案发,而此友竟置六等。其人自念名利两失,遂缢而死,妻亦抑郁病故。

至康熙庚午,许某入场应试,自见其人立在号房内,顿发昏迷,自解考具上所结红线,逐一接长,系在颈内,自悬其身于号口。颈中只有一线,而两足已离地尺许,舌随吐出。号军急禀监临,时监临者,为总宪傅公,敕号军速解救苏。许乃发狂作鬼语,因备述昔年得财误事颠末。俟门开,拔归寓所,未几,复于寓所缢死。

[按]一线而悬一人,岂复理之所有。而许某之事,固已万目共睹矣。乃知业果到来,报应诚有不可思议者。推而极之,末劫三小灾到时,人触草木,皆如利刃,尽遭其难。而世尊受木枪之报,以尺许之木,能穿破大青石,而且处处相随也。岂不益信 〖木枪之报,释迦牟尼佛十宿缘之一。佛往昔为部主商客,入海取宝,后遇水涨争船,与另一部主格战,刺穿其脚而致彼命终。以是因缘,受诸苦报,今虽得佛,由此残缘故,于乞食时受木枪刺脚之报,见兴起行经〗

【译白】合肥许某是名门望族,他的兄长是某省学政,有一个读书人,筹措二百金送给许某,托他提拔到三等。许某收钱后答应了他,但后来因为事忙就忘记了这件事,没有去帮忙。等到揭榜后,那个朋友竟然落到了六等。他想到自己名利两空,就上吊死了。他妻子心情忧郁,也病死了。

到康熙庚午年,许某入场应试,看见那个朋友站在号房里面,顿时昏迷过去,自己解下考具上的红线,把红线逐渐接长,系在颈内,在号口上吊,颈中只有一线,两足已经离地一尺多,舌头随着吐出。号军急忙向监临禀告,当时的监临是总宪传公,派号军赶快解救下来,苏醒后,口里就讲鬼话,详细地自述过去得财误事的经历。等到开门后,就回到了住房,没有多久,就吊死在了住房里。

[按]一根细线,能够吊起一个人,在道理上是讲不通的。然而许某的事,已经是万目共睹了。于是我们应该知道果报到来,确实有不可思议的地方。推而广之,到末劫三小灾时,人一接触草木,就同碰到了利刃,个个都要遭受刀兵之灾。再如佛陀受木枪的报应,一尺长的木头,能够刺破大青石,而且处处相随,难道能不相信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