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子异疾(迁善录)

【原文】宋大夫蒋瑗,有十子,一偻,一跛,一挛,一躄,一颠,一痴,一聋,一瞽,一哑,一狱死。公明子皋见之,问曰:大夫所行何如,而祸至此。瑗曰:“予生平无他恶,唯好行嫉妒。胜己者忌之,佞己者悦之。闻人之善则疑之,闻人之恶则信之。见人有得,如己有失;见人有失,如己有得耳。”

子皋叹曰:“大夫心行如此,须至灭门矣,恶报岂止此乎?”瑗闻其言,惶然畏惧。子皋曰:“天虽高,而察甚下。若能改往修来,则其转祸为福,不患迟矣。”瑗自此改惕,尽反生平所行,不数年,诸子之疾,渐次而愈。

[按]石祁一语,龟兆反臧 〖春秋时卫国大夫石骀仲去世后,因为正妻无子,庶子六人需通过龟卜的方式确定谁为继承人。卜者说,卜前如果沐浴佩玉,容易占得吉兆。于是其中五人便依卜者之言,沐浴佩玉。只有石祁子独自坚持守孝,说,那有在父亲的丧期里沐浴佩玉的呢。结果,石祁子占得吉兆。见礼记檀弓下〗

宋景三言,荧惑退舍 〖宋景公是春秋时宋国国君,有一年,火星(即荧惑)移至二十八宿之一的心宿,其兆对宋国国君不利,景公为此很不安。当时掌管星象的子韦说,我有办法把它转到丞相身上;景公说,丞相是我治国的股肱。子韦说,可以转给百姓;景公说,国君靠的就是百姓。子韦又说,可以转到年成上;景公说,年成欠收,百姓饥乏,我又作谁的国君。子韦赞叹道,上天善能体察下情,您既有这堪为国君的三句话,火星应该会移走的。不久,火星果然移开了三度。见史记宋微子世家〗

此即惠迪从逆,吉凶影响之明证也。迂儒力诋因果之说,直欲使圣贤劝世苦心,归之存而不论。众皆悦之,自以为是,而不可以入尧舜之道,其兹若人之俦欤。

【译白】宋大夫蒋瑗有十个儿子,一个驼背,一个跛子,一个四肢萎缩,一个双足残废,一个疯颠,一个痴呆,一个聋子,一个瞎子,一个哑巴,一个狱死。公明子皋看见这种情形,问蒋瑗:“大夫平时有哪些行为,竟然招感如此奇祸。”蒋瑗说:“我平时也没做其它恶事,只是喜欢嫉妒别人。胜过自己的人就忌恨他,奉承自己的人就喜欢他。听闻别人的善行就怀疑,听闻别人的恶行就相信。看见别人有所得,就好像自己有所失;看见别人有所失,就好像自己有所得。如此而已。”

子皋叹道:“大夫有如此心态,马上会得灭门之灾,更重的恶报还在后头啊。”蒋瑗听后大为恐惧,子皋对他说:“天虽高远,但明察秋毫,如果您能痛改前非、断恶修善,就一定会转祸为福,现在改正还不算晚。”蒋瑗从此以后,谨慎敬畏,尽改旧习,没过几年,他诸位儿子的病都逐渐痊愈。

[按]石祁一席话,转凶为吉;景公三言,火星转移。这就是行善得福、作恶得祸,善恶报应的明证。迂儒诋毁因果的道理,简直想要埋没圣贤劝世的苦心。不明理的人都去附和,自以为是,而不可以入尧舜之道,是和迂儒是同一类人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