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次投胎(绣虎轩次集)

【原文】桐城诸生 〖诸生,明清时指已入学的生员〗 姚东朗,有子十岁,病且死。父母怜之,谓曰:“汝果无缘为吾子耶?”其子忽作北人语曰:“我乃山东某僧也,积三十金,为师兄所窥,推吾堕水中。我呼观音大士,即见大士云,汝数合休,且往孽也。遂溺死。地方鸣于官,汝于是时,为彼县令,师兄以吾三十金奉汝,事遂寝。

“我以沉冤未洗,来为汝弟,即汝亡弟姚嵩绍也,追随二十余年,不能追偿。因死而为汝子,十年来,三十金偿矣,我当去。第汝家有一拄杖,我甚爱之,可烧赠我,以足前金之数。我师兄亦因索此金而来,为汝长女,今嫁溧阳潘氏,有娠将产,我死即投彼胎索命矣。”言讫而绝。

[按]此康熙乙卯年,前五月事也。可见六亲眷属,无非怨对。方其未说破时,则眼前膝下,皆我骨肉;若被明眼人点破,乃知前后左右,无非索逋之人。世人必欲为索逋者积财敛怨,诚属何心?

【译白】桐城诸生姚东朗,有一个十岁的儿子,得病即将死去,父母悲怜儿子,对他说:“你难道真的无缘为我们的儿子吗?”儿子忽然以北方人口音说:“我原来是山东某僧,积存了三十金,被师兄看到,偷偷把我推落水中,我大呼观音大士救命,就看见大士说,你的命数到了,也是偿还前世的业报,于是我就溺死了。地方人告官,你当时是县令,师兄用三十金贿赂你,你把事情平息了。

“我因为沉冤未洗,投胎作了你的弟弟,就是你已死的弟弟姚嵩绍,追了你二十多年,没有讨到债。死了后就又作了你的儿子,十年来,已经讨回三十金了。我走了,但还留恋你家一根拄杖,可以烧了送我,以补满欠钱的数目。我的师兄也为讨债而来,作了你的大女儿,现在已经嫁给溧阳潘氏,怀孕将要生产,我死后就到她那里投胎讨命去了。”说完就死了。

[按]这是康熙乙卯年前五月的事。可见六亲眷属无非是怨对,在没有认识真相时,把膝下儿孙看成是自己的骨肉。如果被明眼人点破,才知道前后左右都是讨债的人,但世人还要为讨债者积财聚怨,到底是何用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