焚经绝后(汇纂功过格)

【原文】武功县西有寺,内积毁废佛经一藏。康对山少时,与同庠五友,读书其中。时值隆冬,四生用废经以烧炕,一生用以烧洗面水。对山心诽之,不敢言。

其夕,康梦三官排衙,盛怒烧经者,断云,皆合灭门绝后。判用水洗面者,削去前程。复责对山云,汝何不言。应云,吾年幼,心知不可,不敢言耳。官云,一言劝解,可免罪矣,今姑恕汝。寤而志其事于书末。不数年,四生合门病瘟疫死,洗面生试辄不利,以训蒙终身。

[按]世间废书,皆可焚化,独佛经不可焚化者,以其福慧及人,远胜世间书籍耳。盖同一字也,其间轻重大小,判若天渊。典,谟,誓,诰 〖四者皆为尚书的文体〗,固不可与小说同科也。今以不识字者,与识字者较,则识字者胜矣。以略识字者,与博古通今者较,则博古通今者又胜矣。

世间书籍,止能说天下事,不能知天上天外事。若博览佛书,则极龙宫海藏之神奇,前劫后劫之旷远,十方国土之浩繁,皆能略知其概,胸襟迥越寻常。夫以不识字之人,告以唐虞三代之治,尧舜周孔之名,彼必以为惊于视听。以仅读世间书籍之人,示以三藏十二部之文,四十九年所说之法,彼亦以为恍惚难稽。势固然也。

又况改恶修善之因缘,教外别传之宗旨,其源皆本佛书,而谓焚化可无罪乎。况复亵渎一至烧炕烧洗面水乎。将永堕地狱,长劫受苦,永无出期矣。绝门,穷困,尚未足以尽其辜也 (炕,北方火床。康对山,名海,成化时状元,文行兼优)

问:经之完备者,固不可焚。若既破坏不全,将若之何。
答:破极若焚,其灰当用净布包裹,送大江大海中可也。至于卍字,为如来心印,尤不可亵渎。

【译白】武功县西有一座寺庙,庙内积有毁坏废弃的大藏经。康对山年少时,曾经和五个同学在庙里读书。当时正是寒冬,四个人用废经烧火取暖,一个人用废经烧洗脸水。康对山在心里指责他们,但口里不敢说。

当天晚上,康梦见三官上堂,怒斥烧经的人,判四人灭门绝户,判烧水洗脸的人科考不中。又指责康说:“你为什么不上前劝阻?”康回答说:“我年纪小,虽然知道他们的做法要不得,但是口里不敢讲。”官员说:“一句话劝解,这五个人就可以免造罪业了,现在姑且免除你的罪过。”康醒来后,把这件事记录在书的后面。没有几年,那四个人全家得瘟疫,都死光了,烧水洗脸的书生,多次考试都考不中,最后以教幼童而告终。

[按]世上的废书,都可以烧化,唯独佛经不能烧化。因为佛书能予人福慧,远远胜过世上一切书籍!同样是一个字,俗书和佛书相比,它们之间的轻重就相隔天远。典,谟,誓,诰绝对不能和平常的小说同等看待。现在把不识字的人,和识字的人比较,那么识字的人就强胜;把识字的人,和博古通今的人比较,那么博古通今的人就强胜。

世上的书籍,只是说世间事,没有记载天上天外的事。如果博览佛书,那么龙宫海藏的神奇,前劫后劫的旷远,十方世界的浩繁,就都能知道大概了,将远远胜过一般人。对不识字的人讲唐虞三代的情况,尧舜周孔的名字,他一定会感到非常吃惊。只读世上俗书的人,告诉他三藏十二部的内容,四十九年所说的佛法,他一定以为不可捉摸,难找根据。形成了定势,习气就难改了啊!

何况改恶修善的因缘,教外别传的宗旨,都来源于佛经,焚烧怎么能够没有罪过?又何况亵黩的程度到了烧炕烧洗脸水。这些人将会永远堕落地狱,长劫受苦,再也没有出来的希望了!全家死尽,穷困潦倒都不足以消除他们的罪过。

有人问:完整的佛经,当然不能烧化。如果是破坏不堪,应当如何处理?

回答是:如果已经破坏不堪,不能读和收藏,那么要放在净器里焚化,遗留下来的灰,应当用干净的布包裹起来,内装净石或净砂,恭敬地投送到大江大海中去。至于卍字是如来的心印,尤不可亵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