志存济溺(懿行录)

【原文】明杨少师荣,字勉仁,闽之建宁人,世以济渡为业。时遇溪涨,冲毁民居,溺死者顺流而下。他舟争取货物,独少师曾祖与祖,专意救人,货物一无所取。乡人共笑其愚,答曰:我渡值足以自给,妄取非吾愿也。迨少师父生,家渐裕。忽有道者过,曰:汝祖有阴功,子孙当贵显,宜葬某地。遂如言葬之,即今白兔坟也。后生少师,弱冠登第,位至三公。曾祖,祖,父,皆赠如其官。

[按]康熙丙子年六月初一日夜半,崇明县海潮大至,飘去沙镇一十八所,人畜器械,蔽水而下。有人伏于大柴堆上,浮海而来,未及到岸,而岸上居民某,利其柴,渐渐以物钩取,不意柴堆忽散,其人溺死。方至薄暮,取柴者忽发颠狂,自言,我一家四口俱死,唯我尚可独生,今汝既害我,我决不汝饶矣。其人即于是夕暴亡。

可见志在利人者,己亦未尝不利;志在得财者,财亦终不可得。善士乐得为善,恶人枉自为恶,良不诬也。

【译白】明朝少师杨荣,字勉仁,福建建宁人,祖辈以摆渡为生。有一年,溪水暴涨,冲毁民房,被淹死的尸体顺流漂下。其他的船都去争抢水上货物,唯独少师的曾祖和祖父一心一意地救人,没有取回一件货物。乡里人都笑他们太愚蠢,他们就回答说:“我们摆渡的钱已经足够自养了,取不义之财,不是我们的愿望。”

等到少师父亲生下来时,家里渐渐富裕。忽然有一个道人路过家门口说:“你们祖辈有阴德,子孙应当显贵,可把先人葬到某一块好地上。”家里把先人埋葬到道人所指的地方,就是今天所说的白兔坟。后来生下少师,少师二十岁就考中科举,后来官位达到三公,曾祖和祖父、父亲都受封了和他一样的官位。

[按]康熙丙子年六月初一夜半时分,崇明县海潮猛涨,冲走沙镇一十八所,人畜器物伴水而来。有一个人伏在一个大柴堆上,被海水冲向岸。还没有到岸时,有一个人想得到柴木,就用钩子去钩柴。没想到钩子一钩,柴堆忽然散开,柴堆上的人就被淹死了。刚到傍晚,取柴人忽然发颠,自言自语说:“我一家四口人,都被水淹死,唯独我还有幸存的希望,今天你既然害了我,我也不会放过你!”这个人当晚就暴亡了。

由此可见,利益别人的人,自己也必定获得利益。一味贪财的人,财物最终还是得不到。善士乐得为善,恶人枉自为恶。真是丝毫不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