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杀羊女(冥报记)

【原文】唐贞观中,京兆韦庆植,有女早亡,韦夫妇甚痛惜之。后二年,韦欲宴客,买得一羊。其夜,韦妻梦亡女,著青裙白衫,头簪双玉钗,泣告曰:儿在生日,尝私用父母钱财,今作羊身,来偿父母。明旦当杀,愿垂哀救。

母惊寤,自往观羊,见羊半体皆青,项膊独白,头上有白毛两点,宛如钗状,即止家人勿杀。而庆植尚未知也,适宾至,索馔甚急,大怒厨夫。厨夫畏罪,遂取杀之。既而座客皆不食,庆植问故,客曰,顷所杀羊,遥望乃一少年女子耳。入而询妻,乃知其故。韦大悲恸,发病而亡。

[按]此事与笔贾之女相类,同一盗亲之钱,同一作羊示罚。然彼则获免于死,此独终至于杀者,非有幸有不幸也,一则所盗之钱未用,一则所盗之钱既用也。

【译白】唐朝贞观年间,长安有个名叫韦庆植的人,他的女儿死得很早,韦氏夫妇非常痛惜。过了两年,韦庆植买回一头羊准备宴请宾客。这天晚上,他的妻子梦见亡女,穿着青裙白衫,头上插着一双玉钗,哭着对她说:“女儿曾经在生日那一天私用父母钱财,感召今天投胎做羊来偿还欠父母的债。明天早晨就会被杀,祈求母亲救我的命!”

母亲被梦境惊醒,亲自去看那头买回的羊。见到这头羊下半身是青色的,上半身则是白色的,头上有两点白毛,如同玉钗,就阻止家人屠宰这头羊。但这时他的丈夫庆植还不知道,客人到来后,韦庆植见厨夫迟迟不上菜,大发脾气。厨夫怕得罪他,就把羊杀了。但羊肉端上来后,客人都不吃。韦庆植问客人为何不吃羊肉,客人说:“刚才杀的羊,远远看去就是一个少年女子啊!”韦就进去问妻子,才知道原由,心中万分悲痛,之后发病而死。

[按]这件事和笔商女儿的遭遇相似,都是偷亲人的钱,都是作羊受罚。然而笔商的女儿被救,而韦庆植的女儿被杀,并不是笔商女儿幸运,韦庆植女儿不幸运,而是前者所偷的钱还没有使用,后者所偷的钱已经使用的缘故。由此可见,因果报应丝毫不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