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猪卖子(冥报记)

【原文】隋大业八年,宜州皇甫迁,曾窃母钱六十文,母索钱不得,举家尽遭鞭挞。明年迁亡,托胎其家猪腹中,猪稍长,卖于远村社主家,得钱六百文。是夜,其妻方睡,即梦猪云,吾是汝夫,为取母钱六十,累合家拷打,罚为猪,不意被汝卖去,幸速赎我,稍迟,则被宰矣。妻觉,犹不甚信,少顷睡去,复梦如初,其情转迫。乃披衣叩姑门,而姑坐起已久,各述所梦而同。

时已半夜,而社主尚远三十里。其母恐不肯赎,乃以钱一千二百文,命长男并迁之子同往。社主因社期已迫,坚拒不允。乘夜仰有势力者强赎之,社主乃放猪归。道经旷野,兄语猪云,审是吾弟,可先行。猪即先行到家。其后邻里共为嘲笑,子女耻之,乃私告曰:吾父如此,累儿女何以见人,父向与徐某甚厚,盍往其家,吾等送食可也。猪闻之,涕泪交流,摇尾竟往徐家,相去四十里。大业十一年,猪遂死于其处。

[按]改头换面,一家俱不识矣,所以六亲毕竟是空。

【译白】隋大业八年,宜州的皇甫迁偷了母亲六十文钱,母亲找不到钱,就用鞭子把全家人都打了一顿。第二年皇甫迁死了,投胎到自己家中做猪,猪长大后被卖到很远的社主家里,家里得了六百文钱。当天晚上,皇甫迁的妻子刚刚睡下,就梦见被卖的猪对她说:“我是你的丈夫,因为偷了母亲六十文钱,连累全家遭受鞭打,因为这个恶业,死后投胎为猪,没有想到又被你们卖掉。请赶快赎我回家,稍微延迟,我就会被宰杀了!”妻子醒后还不是很相信,就接着睡了,却又梦见丈夫求救,情况比刚才更加紧急。皇甫迁的妻子就起床去敲婆婆的房门,此时婆婆也已经起床很久了,两人各自诉说梦中情形,竟然完全相同。

这时已经是半夜时分,而且离社主家有三十里路。皇甫迁的母亲恐怕社主不肯让她们赎猪,就拿出一千二百文钱,让大儿子和皇甫迁的儿子一同前往。社主因为社期马上就要到来的缘故,坚决不允许他们赎猪。叔侄俩趁着夜晚又仰仗人多有势,准备强行赎猪,社主看情势不利,这才同意让他们赎猪回去。回家途中经过一片旷野,皇甫迁的兄长对猪说:“如果你果真是我的弟弟,你可以在前面走。”猪就听兄长的话走在前面提前到家了。

邻居们知道这件事后都在嘲笑他们家,子女们为此感到很羞耻,就私下里说:“我们父亲变成猪,连累我们也无脸见人,父亲一直和徐某交情很深,不如把猪送到徐某家,我们按时送食就可以了。”猪听闻他们的话后极为悲痛,涕泪交流,就摇着尾巴自己走到相隔四十里的徐家去了。大业十一年,猪就死在了徐家。

[按]皇甫迁一旦改头换面,投胎为猪身,一家人就都不认识了,所以六亲眷属从究竟处来说,都是虚幻不实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