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造经文

印造经文

【原文】[发明]虽有嘉肴,弗食不知其美;虽有至道,弗学不知其善。天下最易失者人身,至难闻者佛法。如来不出世,则天上人间皆如长夜。不特庸流局于所见,即儒者亦囿于所闻:

仰首观天,以为止此日月;而不知有微尘之刹土。
以为厥初生民,始于盘古;不知旷劫以来,阅历无边劫数。
天帝天仙,以为至尊无对矣;不知轮回六道,尚等凡夫。
身死之后,以为形灭神消矣;不知一点灵光,生生不昧。
父母眷属,身殁之后,遂谓无可如何;岂知得此法门,纵经千生万劫,自有酬偿之道。
善士坎坷,恶人得志,即谓天道难凭;岂知宿业所招,纤毫未爽。

大矣哉!如来之教典,真所谓渡海之慈航,幽途之宝炬,婴儿之乳母,而凶岁之稻粱也。宜阿难结集之时,梵王帝释皆执持幡盖,四大天王皆捧持高座之四足也。岂世间之书籍可仿佛其万一乎!印之造之,其容已乎?

【译白】(发明)虽然有美味佳肴,但不去食用就不知道它的美味;虽然有至高无上的大道,但不去修学就不知道它的利益。世上最容易失去的是人身,最难听闻到的就是佛法。佛陀如果不出现在我们这个世界,那么天上人间就如同在漫漫长夜里,见不到光明。不仅是凡夫俗子见识短浅,即便是读书人也是见闻有限。

抬头看天,以为天上只有太阳和月亮,却不知道还有浩淼无穷的大千世界。

以为人类的最初起源,是从盘古开始,却不知道无量劫以来,自己已经度过了无边劫数。

以为天帝天仙的地位最为至高无上了,却不知道他们还是在六道中轮回,和凡夫同等。

以为人死之后就会形神散灭,却不知灵性是永远不会散灭的。

认为父母眷属死后就无法利益他们,殊不知修学佛法,即使经过千生万劫,也自然有酬还相报的方法。

看到善人坎坷,恶人得志,就说天道不公平,殊不知这都是宿世善恶业因的招感,因果报应丝毫不差。

佛经真是伟大,如同赖以渡海的慈航,幽暗路途的灯光,婴儿的乳母,灾荒年的救命稻粮。所以阿难汇集经典时,梵王和帝释都举着幡盖,四大天王都捧着高座的四足来作护法。佛经伟大,世间书籍和佛经相比,万分之一也达不到!因此,印梓流通佛经,不能不做啊。

【原文】世尊于无量劫前,为求佛法,亡身舍命。有时为一句一偈,或捐王位,或弃妻子,无所不至。夫固以甘露法门,不能常有于世耳。世俗不知,往往轻视佛典,岂知二三千年后,欲求片纸只字,而不可得乎。

法灭尽经云,法欲灭时,比丘所服袈裟,自然变白。况三藏教典乎 (《楞严经》最先去,《弥陀经》最后去) 。自此以后,当过八百八十万六千余年 (前八百四十万六千余年,当在第九小劫内算。后四十万年,当在第十小劫内算), 而后弥勒菩萨从兜率天宫,下生成佛,此间方有佛法 (贤劫中第五佛)。第十一,十二,十三,十四,共四小劫,皆无有佛 (人寿一减一增,为一小劫。每一小劫,计一千六百八十万年)。至第十五小劫,师子佛出世后,相继成佛者,共有九百九十三尊,可称最盛。而十六,十七,十八,十九四小劫又无有佛。迨二十小劫,楼至如来出世后 (即韦驮菩萨),而后千佛之数方满,娑婆世界亦坏矣。自是以后,复经六十小劫 (二十小劫世界坏,二十小劫世界空,又二十小劫,未来星宿劫之世界复成), 方有日光如来出世 (此未来星宿劫第一尊佛)

夫以佛法之难遇如此,吾辈幸生其际,岂可入宝山而空手乎?

【译白】世尊在无量劫之前,为求佛法,舍弃生命。有时为求一句佛偈,或舍弃王位,或舍弃妻子,一切都可以舍弃。因为如同甘露一样滋润万物的佛法,不能长存在世间。世人不知佛法难闻难遇,往往轻视佛经。却不知再过二三千年,想要求取只字片言的佛经,也得不到。

《法灭尽经》说:“佛法将要消失的时候,比丘所穿的袈裟,自然变白。”何况是三藏佛经呢? (《楞严经》最先消失,《弥陀经》最后消失)从此以后,要过八百八十万六千多年 (前八百四十万六千余年,当在第九小劫内算;后四十万年,当在第十小劫内算),弥勒菩萨方从兜率天宫下生成佛,世间方有佛法 (贤劫中第五佛)。第十一、十二、十三、十四,共四个小劫,都没有佛 (人寿一减一增为一个小劫,每一个小劫有一千六百八十万年)。到第十五小劫时,师子佛出世后,相继成佛的就有九百九十三尊,可以说是佛法最为兴盛的时期。到第十六、十七、十八、十九,共四个小劫,又没有佛。等到第二十小劫,楼至如来 (即韦驮菩萨)出世后,就满了一千佛的数目,到这个时候,娑婆世界就不存在了。从此以后,再过六十小劫

(二十小劫世界坏,二十小劫世界空,又过二十小劫,未来的星宿劫形成),才有日光如来出世 (这是未来星宿劫出现的第一尊佛)

佛法如此难闻难遇,我们有幸生在现前得闻佛法的时代,怎么能入宝山而空手回呢?

【原文】北俱卢洲,寿皆千岁,思衣得衣,思食得食,目不见愁忧之状,耳不闻争夺之声。较之唐虞三代 〖指唐尧,虞舜和夏,商,周三代〗 时,犹胜百千倍,自世俗观之,以为非常之盛世矣。然犹列于八难 〖指不得遇佛,无法听闻教法的八种障难〗 之中者,以其但享痴福 (宿生所修,止于痴福),不信三宝,不知出世之法耳 (韦驮菩萨,不能感化此洲,故仅曰三洲感应)。吾是以读“人其人,火其书”“之句 〖语出韩愈原道〗,而不胜怜悯云。

【译白】北俱卢洲的人,寿命都有千岁,衣食无忧,看不见忧愁烦恼的事情,听不到争夺的声音,比我们历史上唐尧、虞舜和夏、商、周三代的大同盛世,还要胜出百千倍。从世俗眼光来看,认为这是非常的盛世,但以佛法来看,还排列在地狱、饿鬼、畜生、北俱卢洲、无想天、盲聋喑哑、世智辩聪、佛前佛后等八难之中。

因为他们只能享受“痴福”(由前世所修而来),不信佛法僧三宝,不知道有了生脱死的出世间大法(韦驮菩萨不能感化这一个洲的人,所以仅称作三洲感应)。因此,当我读到“人其人、火其书” (使僧侣还俗,焚毁经书) 这样的句子,就不禁生起怜悯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