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忍能忍(劝惩集)

【原文】明司徒马森,父年四十,始得子,方五岁,眉目如画,爱之若宝。一日婢偶抱出门,失手跌伤左额而死。封翁见之,即呼婢奔窜,自抱死儿入。妇惊痛,撞封翁倒者数四。寻婢挞之,去矣。婢走匿母家,言其故,父母俱感泣,日夜祝天,愿公早生贵子。次年遂生森,左额赤痕宛然。

[按]婢媵之过,孰有大于杀其子者;宽婢之罪,孰有大于纵其去者。杀吾暮年所得之令子,而反纵其逃匿,使吾并失此婢。此种设心,其子纵不当为司徒,其父已代为植福矣。然则为子女鞭挞奴婢者,不适所以折其福寿乎。

【译白】明朝司徒马森的父亲到四十岁才有儿子,儿子刚满五岁时,长得面目清秀,家人爱如珍宝。一天婢女抱着孩子出门玩耍,不小心把孩子掉地上,摔坏左额而死。他的父亲看到情况立即让婢女逃跑,就自己抱着死去的孩子回家了。夫人看见自己的孩子死了,极为悲痛,把他的父亲推搡撞击倒地数次。夫人寻找婢女要惩罚她,没有找到。这个婢女逃跑后藏在自己家里,说明原因后,父母都因为主人的宽宏而感泣,日夜向上天祈祷,希望主人能再生贵子。第二年就生了马森,左额上的伤疤还能看见。

[按]奴婢犯的过错,哪有大过杀害自己孩子的呢?宽恕婢女的罪,哪又能超过放她回去的呢?杀了我晚年才得的贵子,反而纵容她逃跑,让我也一起失去了这个婢女。这样的用心,他的孩子即使不会做官到司徒,他的父亲也为他积了福报。话说回来,那些为了子女而鞭打奴婢的,岂不是反而折了子女的福寿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