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奴为祟(感应篇图说)

【原文】洪州司马王简易,得腹疾,中有一块,随气上下。既绝复苏,谓其妻曰,吾到冥司,为小奴所讼,因吾约束太过,以至陨命耳。今腹中块,即小奴也。查簿,尚有五年阳寿,故得放回。妻曰,小奴何敢如是。简易曰,世间有贵贱,冥府则一也。越五年,果以块发而逝。

[按]尊卑贵贱,犹之南北东西、夫妻父子,不过暂时名目,初非究竟称谓。东邻以吾为西,就东邻言耳。若西邻,则以为东矣。父以吾为子,就父观之耳。若子观,则以为父矣。黄泉路,既不闻绕膝儿孙;则鬼门关,岂尚有随身仆婢乎?

【译白】洪州司马王简易,得了腹疾,肚子里有个肿块,会随着呼吸上下滑动。王简易刚死之后又活过来告诉他的妻子说:“我刚到了冥府就被小奴告状,因为我对小奴过于苛刻,最终逼死了她。现在我肚子里的肿块,就是小奴。冥官查看我的生死簿,看我还有五年阳寿,所以才放我回来。”妻子说:“小奴怎么敢告状呢?”王简易说:“人世间有贵贱之分,冥府没有贵贱之分,都是平等的。”过了五年,王简易果然肿块病发而死。

[按]尊卑贵贱,就如同南北东西、夫妻父子,不过是暂时的名称而已,并不是究竟的名称。东边的邻居认为我在西边,那是从东边邻居的方向看的,要是以西边的邻居来看,我就在东边了。父亲以我为儿子,是从父亲的角度说的,要是从我儿子的角度看,则我就是父亲了。黄泉路上都没听说过有绕膝儿孙,那么鬼门关又怎么会有随身的奴仆呢?